“生意人”丁磊的本命年

2019-10-15 02:01:04 栏目 : 观点 围观 : 评论

丁磊网易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微信ID:tech618)  ,作者:马微冰 ,授权站长联盟转载发布。

48 岁的丁磊,在这个本命年里有点忙。

10 月 1 日,长假的轻松氛围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网易有道悄悄在纽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融资额为至多 3 亿美元。行业推测,网易有道估值在 20 亿美元左右。

网易有道成为网易第一个独立IPO业务,而曾经的种子选手网易考拉如今已入他人囊中。在长期亏损等不到盈利节点后,丁老板果断挥刀止血,将网易考拉以 20 亿美元卖给了阿里。

网易云音乐亦是如此。音乐版权巨大的投入与收入不成正比时,即使这项业务是丁老板个人喜好,也舍得放出部分股份,以将近30%的股份换取阿里 7 亿美金投资。

10 月份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丁磊以 1250 亿元排名第八,而排在他前面的则是 39 岁的黄峥。

对于网易今年卖个不停,前网易员工则十分淡然地对Tech星球说道:“你要知道,丁磊可是个生意人。”

相比罗永浩、贾跃亭为了自己的执念,拼到一无所有,“生意人”丁磊甚至不希望网易成为一家亏损的公司。

慢性子的丁磊也开始着急了。

2018 年游戏业务因政策等原因遇冷,电商增速放缓,网易市值一年跌去三分之一。在 2018 年净利润仍有61. 52 亿元的情况下,“生意人”丁磊果断选择裁员、变卖子版块业务等手段回血。

也许, 2001 年网易跌入冰点的记忆,是丁磊不想再经历的过往。曾因养猪赚足了眼球的丁老板,“杀猪”准备过冬了。

变卖瘦身,丁磊刷新网易

一直行走在慢车道的网易,开始提速进入快车道。

2019 年初,网易内部就刮起寒风,丁磊大刀阔斧的开始进行人员调整。

媒体当时报道称,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 300 人裁至 200 人以下,公关部也进行了40%左右的裁员,网易云音乐、网易考拉、网易研究院均有多达数百人受到影响。

大规模裁员是盈利下滑的另一种表征。

网易 2018 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全年净收入671. 6 亿元,增速加速回落,净利润则继 2017 年之后再次暴跌42.5%至三年前水平。

2019 年二季度财报显示,从 2018 年第二季度至今,网易电商业务季度增速逐步放缓,分别为75.2%、67.2%、43.5%、28.3%、20.2%。

二季度电商毛利率仅有10.9%,拖累了网易整体的毛利率。网易失速已成事实,一再下滑的利润,电商业务最终难逃变卖的结局。

2016 年,丁磊曾野心勃勃地表示, 3 至 5 年内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再造一个网易,电商成为网易新引擎。 2017 年,丁磊更是定下 200 亿元GMV目标。

但经过三年多的发展,电商新引擎并没有给网易带来新的增速,反而成为盈利掣肘。

网易CFO杨昭烜曾在 2019 年Q2 财报电话会明确表态,“我们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

除去电商业务,网易多年缓慢增长的业务还有不少。创新业务网易云音乐便是典型代表,其多年来盈利状况一直都仅仅是充当了零头。

6 月 28 日,网易云音乐被下架,再加上卸载谣言,网易云音乐经历了一个月的至暗时刻。

再度回归后,试图用各个板块的更新吸引新老用户。但版权和商业化难题一直无法突破,用户流失、营收下降,功能的升级并不能掩盖网易云音乐的颓势。

面对无底洞的版权之争,丁磊最终选择减少投入,在新一轮的融资中接受阿里 7 亿美元的投资,置换了30%的股份。

从去年底,丁磊便开始通盘审视,将投入多回报慢的业务剥离,保持整体的造血能力。

先是在 2018 年 12 月将网易漫画卖给B站,又在今年 3 月 19 日,将网易云课堂等杭州教育事业部并入网易有道,部分项目被“战略性放弃”。

生意人,挣钱才是硬道理

一直被情怀包装的丁磊,渐渐让人忽略了他“生意人”的身份。

无论是开启新业务,还是砍掉旧业务,丁磊都是想要实现挣钱的目的。因此,发现新的挣钱机会便至关重要。

从网易考拉将被卖身的传言传的沸沸扬扬,到最终卖出,其中经历了十几天的车轮战谈判。 32 岁就成为的首富的丁磊,早已意识到现金的重要性。

“这符合网易在新时期下的战略选择,有利于各方的长远发展”,在收购案官宣后,丁磊这样表示。最终以 20 亿美金的价格卖出考拉,再一次证明了丁老板谈买卖的水平。

斩断长期亏损的业务后,丁磊将重心转向自己看好的领域,首先推进的便是教育板块。

“在线教育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和方向……我们会充分利用网易已有的资源对其进行推广”。丁磊曾表达对教育的执着,在年初的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更是宣称,“我们在网易有道上的投入会比较大胆一些。”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网易有道 2017 年、 2018 年及 2019 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4. 56 亿、7. 32 亿以及5. 49 亿元。较 2018 年同期的3. 27 亿元增加了67.9%,但净亏损则从0. 83 亿元增加至1. 68 亿元。网易有道的盈利能力,依旧没有得到验证。

对于尚处于发展中的网易有道,丁磊从用户到资金不同程度给予支持。丁磊并不讳言,网易邮箱、网易云音乐等网易重量级产品,都是网易有道的重要用户来源。

2016 年,网易有道宣布用户量突破 6 亿,CEO周枫同时发布了有道精品课战略,并推出旨在扶持优秀教师机构的“同道计划”,投入 5 亿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

今年 3 月 19 日,周枫表示,原本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的网易教育事业部确已并入网易有道,其中包括旗下的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以及卡搭编程等。目前,网易有道是网易教育业务的核心主体,网易教育两线并行的局面至此终结。

从此,网易开始全面布局教育行业,从工具类应用、在线教育、硬件业务三条线拓展版图。

从网易有道的营收结构来看,智能学习业务已经超越在线广告成为其第一大营收来源。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网易有道的在线付费课程已经成为网易新的增长引擎,拥有新的盈利业务正是丁磊所期盼的。

除去教育业务的可观上涨,在消费互联网红利趋尽的 2019 年,丁磊还看中了面向企服领域的新业务。今年 5 月,网易进行架构调整和资源整合,成立智慧企业部。

9 月,网易在杭州总部举办了 2019 企业业务合作伙伴大会,表明了网易深耕企业服务的决心。

“生意人”丁磊目标很明确,瘦身后的网易,几乎将所有筹码都押注教育和企服领域,一个是永不过时的业务,一个是未来前行方向。

22 年老兵再度解困网易?

“网易是一家有品味的、创新的科技企业”,丁磊曾这样形容网易。

身为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曾与网易一同起跑线的对手,早已悉数隐退。只有网易还保持着长久的战斗力。

创业 22 年来,丁磊跨越了多个经济周期,带领网易从艰难的创业、上市、停牌、复牌、股价不断翻新。丁磊数次挽救网易于危难中。

2000 年,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很不巧的是,正值互联网第一次泡沫破裂。

从 3 月开始,纳斯达克从 5000 点狂泻至 1500 点,网易的股价最低时只有 51 美分,上市第一年净亏损 1560 万美元,网易面临被摘牌的危机。

当时的丁磊,一度想卖掉公司,重头来过。

段永平问他:“你卖了公司之后干嘛?”丁磊说:“有钱后再开一家公司。”段永平说:“你现在就在做一家公司,为什么不做好呢?”

不服输的丁磊调整心态,切中门户时代运营商提供的增值服务,押宝SP业务。

最终,网易收入从 2000 年的 240 万元增长570%,到 2001 年的 1410 万元。丁磊将网易从谷底拉出,实现逆转。

可好景不长,SP业务受到消费者的不满, 2004 年丁磊将占据网易40%的SP业务舍弃,切入游戏领域。

高毛利的游戏板块,成为其多年不变的主航道业务。 2003 年网易市值突破百亿美金,丁磊再次证明了自己。

之后,丁磊带领网易一路通关。直到 2013 年,移动互联网兴起,与网易同属门户时代的新浪、搜狐等都在寻找转型出路,网易轮番将广告、增值、游戏充当主力,此次看中了电商试验田。

刚开始,网易另辟蹊径,在海淘和精选电商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但在整体营收中,与常年居于龙头位置的淘宝、京东无法比拟,亏损仍是常态。

在 2019 年整体环境遇冷的境况下,曾在总收入中占比超过六成的在线游戏业务也受到重创,丁磊从年初开始大规模整改和转向。

“我希望大家都会认同这句话:网易出品,必属精品。目前,整个中国科技行业最缺品味。但网易对品味是有要求及追求的,这是与其他互联网公司最大的差别。”

更加执着于情怀的文艺中年丁磊,摸爬滚打 22 年后,还能否带领网易再次闯关成功?答案或许在网易有道率先IPO后会有眉目。

“生意人”丁磊的 2019 年,本命年注定不平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