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在路上(十六)寻找心中的“诗和远方”—反

2020-03-15 02:02:06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有些线路,从你第一次听到名字,你就知道,你一定会去。
18年7月夜色组队环穿大雪塘,并自己写到“大神也被虐到”的感叹,并称之为“神线”。我不禁惊叹,到底是什么样的线路能够让无虐不欢的夜色也会喊虐,这也进一步激发了我窥探大雪塘的欲望。
最近一次听说大雪塘,就是2019年端午节,重庆资深驴友江城子在大雪塘不幸遇难,在为她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线路,风险如此之高。

大雪塘,又名苗基岭,位于成都市大邑县、阿坝藏族自治州和雅安交界处,距离成都直线距离约80公里,为成都的第一高峰,海拔5353米。

大雪塘穿越,比较常规的线路有三条
1.大雪塘北线:在大雪塘峰北侧的一条穿越线路,跷碛进,邓生沟岀,线路约30km,拔高约2000米,需要翻越两个垭口,线路比较简单,一般2到3天即可完成。

2.大雪塘南线:也称之为横贯大雪塘,从硗碛进,邓生沟岀,是大雪塘环线的精华部分,需要翻越五个垭口,几乎完全体验到大雪塘的险、难、虐。线路约60公里,拔高约5千多米,一般需要5到6天完成,16年国庆节零度4人耗时8天7夜的穿越,走的便是该路线。

3.大雪塘环线:也就是真正意义上完整的大雪塘穿越,邓生沟进,邓生沟岀,围绕大雪塘画了一个圈。线路全程85公里,拔高7700米,全程翻越七个垭口,最高垭口为东垭口,海拔4890米。

2019年端午节和老友残剑穿越鳌太时候就探讨过此条线路,7月份残剑发贴国庆节反穿大雪塘环线。这次组队,选择队友非常严格,拒绝劝退了好多友友,最终4人组队前行。
我们这次是环线反穿,这在以往穿越的队伍中还未曾有过,反穿的风险、难度、强度比正穿更高一些。尤其是东垭口,漫长的下降大陡坡确实风险比较大,只有经历过才记忆深刻。原计划四天完成穿越,由于第二天发生一些小意外,加上大雾迷漫,寻找路径花费了大半天时间。


2019年9月28日中午到达成都东站,包车下午到达卧龙镇卧龙关村老街,入住龙头源酒店,29日凌晨4点起床整理背包,包车5点到达邓生沟起点。

D1:邓生沟(海拔2820米)——杜鹃林营地(3960米)——7号野牛沟垭口(4640米)——下午17:35到达米汤海营地(4120米)。爬升约2千米,下降约700米。下午下了一会暴雨。



逆行 成都小伙 退伍军人 90后 潜力不可估量


这次队友最大的优势就是无一人高反带来的困惑,体力和技能都非常给力。



D2:米汤海营地(4120米)——6号东垭口(4890米)——下午17:00到达长河坝营地(3840米)。爬升约1200米,下降约1400。大雪大雾转小雨。


积雪非常厚,4个人轮翻上去趟雪开路,体力消耗非常大。

挑战东垭口。今天的路线就是爽爽爽,虐虐虐,变态的虐,落差如此之大,到处都是流石坡,坡面分布着若干陡峭的峭壁,而且大雾弥漫,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很容易走错,全靠判断力。

4公里耗时4个小时,终于登上了垭口,爬得很苦逼,有了放弃的念头。


难点难点



到了长河坝营地,由于季节原因,河道干涸,寻找水源用了一个小时,没有水源怎么办?只能将牦牛蹄踩过的坑,有下过雨的积水,用毛巾过滤一下,凑合着用。

D3:长河坝营地(3840米)——5号大卡子垭口(4460米)——五星牛棚营地(3630米)——下午17:20到达小卡子垭口前五星营地(4090米)。爬升约1700米,下降约1300。晴转大雾,整夜大雨。
( 本文作者 : 赵永平 ) 123下一页
2.大雪塘南线:也称之为横贯大雪塘,从硗碛进,邓生沟岀,是大雪塘环线的精华部分,需要翻越五个垭口,几乎完全体验到大雪塘的险、难、虐。线路约60公里,拔高约5千多米,一般需要5到6天完成,16年国庆节零度4人耗时8天7夜的穿越,走的便是该路线。
大雪塘,又名苗基岭,位于成都市大邑县、阿坝藏族自治州和雅安交界处,距离成都直线距离约80公里,为成都的第一高峰,海拔5353米。
有些线路,从你第一次听到名字,你就知道,你一定会去。        18年7月夜色组队环穿大雪塘,并自己写到“大神也被虐到”的感叹,并称之为“神线”。我不禁惊叹,到底是什么样的线路能够让无虐不欢的夜色也会喊虐,这也进一步激发了我窥探大雪塘的欲望。        最近一次听说大雪塘,就是2019年端午节,重庆资深驴友江城子在大雪塘不幸遇难,在为她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线路,风险如此之高。
有些线路,从你第一次听到名字,你就知道,你一定会去。        18年7月夜色组队环穿大雪塘,并自己写到“大神也被虐到”的感叹,并称之为“神线”。我不禁惊叹,到底是什么样的线路能够让无虐不欢的夜色也会喊虐,这也进一步激发了我窥探大雪塘的欲望。        最近一次听说大雪塘,就是2019年端午节,重庆资深驴友江城子在大雪塘不幸遇难,在为她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线路,风险如此之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