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缪峰——自由扶梯_户外

2020-09-25 03:26:57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有效的经验比肉体能力更难获得。
从长坪沟头看婆缪峰。摄影:狐狸
自由扶梯线路。图片来源网络
一座山峰,无论有多么险峻,登山者们总能找到一条相对简单的线路登顶。
对俊美的婆缪峰而言,这条线路或许就是“自由扶梯”,想要品尝高海拔大岩壁美味的朋友,请一定不要错过它。
注:2005年8月30日,kailas攀登队刘喜男;邱江登顶,开辟南壁转西南山脊路线“自由扶梯”线路。 啊这,完美的锥子。摄影:狐狸
两年前的深冬,我和友人们从北京飞到川西,走上长坪沟的木栈道,那时我是个Hiker。我们一路仰望婆缪峰,相机无助地咔嚓,看着自由的风在这座金字塔腰间聚散,望而生畏又心向往之。
婆缪峰很远,很冷酷。
两年后的一个初秋,三个人从顶峰直下,脚程轻快,头也不回。
此刻,我望着电脑桌面上的这个尖尖,她变得很近,变得热切,有些慌乱地想了一想——我现在是否算得上个climber呢?
2018年2月,我与老姚在长坪沟徒步。摄影:狐狸
攀登流水账
9月4日黄昏包车进入四姑娘山镇,下榻“长坪驿”。
长坪驿是个很好的地方,老板娘在这里营造了一座多肉植物的森林,有钢琴有壁炉,还有镇上最好的手冲咖啡。老板则是个耐力运动达人,2019年utms110组冠军。这种组合,味道很对。
徒步穿越、越野跑赛事、登山......这里成了我的锚点。
2个月前的深夜,心如简他们在这里庆功婆缪峰登顶,而我正好带着跑步装备进门撞见。入座吃肉,暗下决心,拿下婆缪。
左起:小牦牛、余天亮(客栈老板)、小付(笔者)、小向9月5日 10点 入沟 晚上6点到C2
三人队伍:小向、小牦牛、小付。
攀登队伍成员,经历各种加入、退出,反反复复终于确定,感叹山与城之间确实很难两全。我和小向一起搭档过勒多曼因,而他和小牦牛则在去年搞定了阿妣峰的直上线路“突破”,并凭此斩获了2019年的金犀牛最佳攀登。
基于某种底气,我们决定今天就干到C2,把之前队伍两天的行程压缩为一天。
雇了一匹马,驼了三个包,随着马速,我们在中午时候赶到传统大本营:牛棚子。
走绿线重装上去。
牛棚子前合个照,准备开干
这波上山小吃体力。
小付遭小牦牛拉豁。
稍事休息,上包,越过C1,来到起攀点,这时候下午3点左右。起攀点的岩壁在流水,而前人的挂片就在这流水的中间,只能AID上。这两段由我和小向完成。
全是水,湿爬
这张角度小好,全仰仗小牦牛爬错,在旁边没挂片的地方瓜了一阵...
两段AID完成后,是一个向左的横切,需要通过一个小水瀑,然后是向右的直上小坡,这段可酌情保护,由小牦牛领攀。(PS:AID段完后天降大雨,本来5.8以下的路段变得难以捉摸,风险升高)
画得比较随意,就是这么个意思
完成上攀后,接一个向右徒步横切,直到C2碎石滩的下方,然后徒步直上到达碎石滩,寻找C2。
雨雾相加,我们没有找到传统C2,而是去往了碎石坡右侧的一个石板下面,竟意外地发现了超棒的风雨庇护以及尚可的生活空间,全凭小牦牛的地形探索经验。
雨还在下,营地找到,铺开,睡下。
石室很好,若有下次,还用它,拍摄于下撤时。
注意时间,这个好天气是9月7号的,此处是石室C2仰望顶峰。9月6日 9点40 从石室C2( 4800米海拔左右)出发 晚上8点登顶
出发有点晚,因为起床时四周全是雾,还在下小雨,在犹豫是否就此修整一天,后想了想无事可做干等一天属实弟弟、属实浪费,索性出发。
沿着碎石坡的水流向上,来到一处光板,通过光板上到山体下的小冰川所在的平台,一路向左,来到技术路线的第一段。
此为中间某一段。没第一段的图
这段难度5.9+,光板后是一个小直壁,有人工挂片。岩壁湿滑,领攀风险较大,小牦牛脚踩军胶鞋,一马当先,尽显十年老炮本色。本段到顶是个小屋檐,小难,翻上去后的左边是个平台,平台靠着一个小直壁,这就是所谓的高C2。
没高C2图,放点其它图:

继续攀登,天降雨雪,只中间短暂阴过一段,全程由小牦牛领攀,小付打保护,小向收尾。这样安排的目的:
小牦牛先锋效率高、心态好。
考虑天气恶劣,持续领攀其实是最好的体力分配方式。
全程很少采用上方保护,基本是固定好绳索后,跟攀者toperopesolo兼顾收绳,这样中间的小付到站后,可以保护小牦牛直接开始先锋而无需考虑还未到站的小向。
寒湿寒湿
降雪强度持续增高,队伍于晚上8点登顶,并立刻下撤。
顶,懒得合照了,又累又冷又饿
5400海拔吃波狗粮...
夜间下撤不太顺利,我在第一段下降时绳索出了些状况,耽误了时间,又下降了约100米3段绳距后,全身湿透的三人决定就地过夜。此处感谢小向与小牦牛的陪伴,身体状态最不好的是我,感觉即将失温,脚指头因长时间穿攀岩鞋变得臃肿麻木。
此时夜里11点,如果从玄武峰顶看过来,在婆缪峰海拔5200左右的一米方的岩石平台上,有三个光点正绝望地凑成一团。
我们三个,没有睡袋,没有任何露营装备,只有一个特卫强口袋,包住脚,地方太小,躺不下去,就这样穿着安全带强行坐定了一夜。挨到拂晓时分、谷风吹来,蚀心跗骨,三人开始字面意义上的瑟瑟发抖,肉体共振.....
这一夜的deep dark fantasy让人好生回味。
从崖壁上醒来

9月6日上午8:30绳降下撤晚上10点出沟
下撤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一次卡绳,小向真乃丝滑下降小能手也。降到山脊时由于地形复杂,绳索管理难度陡增,一致决定从南壁开始直降。
好天气终于来了,赶紧拍照装逼,见婆缪对面,岩峰林立,心潮澎湃,就着和风暖阳,愉快下降。
给小牦牛整睡戳了,松松软软,眯一会儿也好。
畅快直降!
直降效率非常高,不到下午两点,就降到了C2所在的碎石滩,中间设置了多个需要大心脏的下降锚点,刺激。

碎石滩上有无名墓:一个玛尼堆,一把铁锹,愿留在此地的climber永安,群山,归宿。

回到C2,稍事休整,收好垃圾细软,今天要出沟。

下午6点左右到牛棚子遇到张宝龙与另外一位climber正在屋里烤火,他们计划第二天上C2。又聊了一会,讨了瓶可乐吃,互道珍重,包上马,人上道,杀将出沟,奔着牦牛肉火锅去了。

到得沟口,已是繁星满天,抬表一看,9月6日 21:55。从入沟到出沟,共用60小时。

------------------------------------

关于装备

BD C4 带 两套.5 .75 1 2 3 ——10个左右就够了

绳子建议一个绳队两根 60米+ 的双绳

攀登日衣服备一件厚羽绒,有轻量睡袋也可以带起(9月初)

辅绳至少10米/人头,这是自由下降的资本,可多带。

高海拔越野跑鞋请不要穿,不然颗粒大底直接报废

接近鞋以及加绒军胶鞋,都是神

岩钉和NUTS兜底带一两个意思下就行了。

关于技术路段攀爬

没有特别的难点,也不要以5.9等闲视之,一旦遇到雨雪,难度会上升不少,部分地方爬错,难度也会有变化。

各绳段基本都有明显的顶,或辅绳套,或岩钉,或膨胀螺栓挂片。

线路上有不少野生主锁、扁带、辅绳,偶尔会有野生机械赛,采摘时请节制一点。

不要想着冲坠。

关于下降

在可控情况下尽快直降,原路返回卡绳概率很高。

最后一个下降的人注意调整绳索,避开岩缝。

固定抽绳方向,匀速抽绳。

写在最后
本次攀登的成功,很大程度来自于团队成员的能力匹配,没有明显的短板,且有输出型大哥小牦牛。关于三天两夜60小时这个速度——自由扶梯线路的FKT,我们认为还可以再快,48小时内完成是完全可能的。
山峰攀登本质上是个耐力活动,因此更快的速度值得我们追求。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更快往往意味着更安全,意味更高效地积累攀登经验。希望大家都可以去尝试更激动人心的速度策略。
本次攀登队员:
小牦牛(王永鹏)四姑娘山脚下的技术登山向导wx:xiangyu225276
小向(向书翔)人称“万州机器”
以上l
小付(付鼎)前某政法院校野生登山队员粗朴的文字编辑wx:18813088363欢迎交流
小付、小向、小牦牛

真的太不容易了,这攀岩的坚持不是谁都可以一直坚定下去的。

发表于:2020-9-24 14:34


好像是2014年8月18日在此遇难的伍鹏墓
伍鹏,网名“自由的风”,简称“风”,“风总”,他想要像风一样的自由
于2014年8月18日10时许,登顶婆缪峰下撤的过程中,坠崖身亡。
伍鹏是北京乃至中国攀岩的开拓者,为中国攀登者接触现代攀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包括传播现代攀登理念,引领攀登价值观,开辟攀岩线路,践行大岩壁攀登等。他创办的论坛“盗版岩与酒”是中国技术攀登的权威资料库;他开辟的攀岩线路“老怪”成为白河经典;他积极推动与建设白河攀岩基金;他坚信“Climber的故事应该被记录下来……”;

发表于:2020-9-24 14:2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