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家,登顶:共和国第一代「攀登者」,寸步

2019-10-08 02:02:03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星期二

1960年国人首次攀登珠穆朗玛峰

创造了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的历史

「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攀登过珠穆朗玛峰,凭什么与我们一国一半?」

上世纪50年代末,当新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尼泊尔方面谈论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主权问题,尤其是峰顶的主权问题时,尼方问出了这样一个致命的问题。

艾德蒙·希拉里与丹增·诺尔盖

1953年5月29日,尼泊尔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与新西兰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从尼泊尔方的珠峰南坡登顶,成为史上第一支站上世界之巅的队伍。从那以后西方登山队伍曾多次从较为平缓的珠峰南坡登顶,许多顶尖的登山运动员也纷纷折戟北坡—英国人甚至断言:从北坡登顶艾佛勒斯峰(英国人对珠峰的称呼),几乎不可能!

中国的对策有许多:拱手将藏人的神山,珠穆朗玛峰让给尼泊尔,或是拖延这场争议,使其成为又一个「领土争议地区」。然而这两种选项都是荒谬的。在这种环境下,从北坡「拿下珠峰」已经超过了个人成就,成为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使命。

01

决裂的「兄弟」

1957年11月,「老大哥」苏联登山界邀请中国联合攀登珠峰—苏联的登山运动继承了欧洲技术,发展的比较好。然而苏联没有7000米以上的高峰,他们便把目光放在了坐拥全球所有8000米+山峰的喜马拉雅山脉的「小弟」中国身上。

来信是这样说的:

「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向你们提出要求,要求允许组织苏中联合登山队,以求在1959年3月到6月登上艾佛勒斯峰,并以此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周年纪念的献礼。」

勘测人员在北坡作业

1958年,中国登山协会成立,队员们前往苏联训练。在当年年底抵达拉萨时,两国人员筹备次年的联合登山计划。

然而1959年3月,西藏地区发生叛乱,主谋逃亡印度。由于复杂的政治原因,苏联以「不想引起友好国家印度不满」为由撤回登山队,放弃攀登珠峰的计划。中国方面建议1960年重启计划,而苏联希望延期到1961年,而中苏两国的「友好关系」在1960年下半年就不复存在了—1960年7月,苏联政府一纸命令,将中国所有的苏联专家召回苏联。

没有了「老大哥」,怎么办?

中国登山队决定,不等了,自己上。

按照原先的约定,高山物资,装备和食品均有苏方提供,而中方负责修建到达珠峰大本营的公路运输物资。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只得花重金派人去欧洲采购相关装备,送回拉萨。

日喀则通往珠峰大本营的路线雏形

攀登珠峰涉及的攀登及辅助人员近160余人,所需物资近百吨,有两架专用飞机负责将物资运往日喀则,从日喀则到大本营修起了长达380公里的公路。气象工作者在大本营修建了相当于省级气象台规模的气象中心。

勘探队员在北坡大本营建立气象站

1960 年 2 月,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队正式组成,队员们来自全国各地各个行业:工人、农民、解放军、教师、学生、机关干部和科研人员,全队共有队员 214 人,他们的平均年龄 24 岁。这些人员中的部分人在苏联接受过强化训练,并成功登上了苏联最高峰列宁峰。

在珠峰大本营升起五星红旗

按照苏联人教的适应海拔方式,中国登山队派出先遣队192人,建立起5400、5900米和6400米的三个高山营地,队员们人工将几吨重的物资分批运往各个营地,为冲顶队员做好铺垫。

勘察路线,建立营地,适应海拔

三月,中国驻印度使馆得知印度准备1960年从南坡攀登珠峰。在中苏决裂,苏印有好,印度对西藏虎视眈眈的国际政治的环境下,这无疑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02

「被逼」上珠峰

为了适应海拔和建立营地,中国登山队曾进行三次高山行军。第二,第三次行军过程中,各有一名大学教师因高原反应牺牲。第三次行军中三名队员在8500米处建立了突击营地,然而大部队遭遇暴风雪,50多人冻伤,包括队长史占春在内的多名主力被送进医院。史占春流着眼泪说,今年可能没法登顶了。

队员们已经做好撤退返回拉萨的准备,然而此时珠穆朗玛峰的南侧传来消息:印度人已经建立了8000米的营地,正在向顶峰发起冲刺。

北京方面指示:不惜代价登顶

消息从北京传到拉萨,直到珠峰大本营:「听说印度人在南坡也登到8000多米,如果让他们登了顶,咱们却半途而废,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

5月17日,队员们在大本营的党旗下宣誓后,登山队副队长许竟率领刘连满、王富洲、贡布、屈银华等队员向顶峰发起最后的冲击。

5月23日,许竞、王富洲、刘连满和贡布4名队员到达8500米突击营地,屈银华作为摄影师跟随拍摄。但由于许竞体力消耗过大,无法继续前行,屈银华不得不临时顶上。

5月24日上午9点多,4人走出突击营地,向峰顶进发。

中午12点多,4人来到「第二台阶」,珠峰北坡的最大挑战就在他们眼前。

被搭上梯子的「第二台阶」

第二台阶是珠峰北坡冲顶路线上8680米-8700米之间的峭壁。这其中有一段是近乎5米的直立峭壁。现在的「第二台阶」早已被搭上了「中国梯子」,以助登山者上下。

消防员出身的刘连满想出了搭人梯的方法。屈银华脱下登山靴踩着刘连满的肩膀第一个爬上峭壁顶端,其余二人紧随其后。刘连满在此处耗尽体力无法继续前进,而屈银华则因脱下登山靴导致脚趾全部被冻掉。

通过「第二台阶」花掉四人5小时时间,天色已晚,王富洲、贡布、屈银华三人决定摸黑前进—根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本轮好天气将于次日结束。三人氧气近乎耗尽,也没有任何扎营的装备。他们必须赶在风雪来临之前登顶下撤。

刘连满躺在一块岩石旁看着队友渐渐远去。他关掉了自己的氧气瓶,在日记上写到:「王富洲通知,这次我未能完成党和祖国交给我的任务,由你们去完成吧,氧气瓶里还有些氧气,对你们下山有帮助,告别了,你们的同志刘连满。」

03

「再走就到尼泊尔了」

三人借助微弱的星光向上攀爬。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多远,只知道:爬到没有办法再向上爬的时候,他们就到了。

最后的100米,三人匍匐前进,用了10个多小时。在距离峰顶50米处,三人氧气全部用完,此时已至深夜12时。这最后的50米,他们爬了4个小时。

前方没有路了。

「不能走了,再走就到尼泊尔了」贡布说道。

「王富洲等三人征服了珠峰。1960年5月25日4时20分」

王富洲掏出黑色铅笔,摸着黑在「体育日记」本上缓缓地写下这二十多个字。

这张用铅笔写成,足以证明人类完成首次从北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壮举的纸条,被放入一只白羊毛织的手套里,与五一面星红旗和一尊毛***半身像,被留在了世界第三极,8848米海拔处的细石堆里。

瓷制的毛***像鱼五星红旗被留在峰顶

被留在8700米处的刘连满再次看到他的队友时,筋疲力尽,极度缺氧的三人正跌跌撞撞的走向他。刘连满立即让三位战友使用他用生命换来的半瓶氧气—这半瓶氧气拯救了三人的性命。

5月26日,登顶后一天,珠峰天气突变,5月30日,四人分两批终于返回大本营。

他们同时得到消息:由于恶劣天气,印度登山队于海拔8600米处放弃登顶。

左起:王富洲、贡布、屈银华

队友们在大本营欢迎登顶成功的四人团队

1961年10月5日,中国与尼泊尔正式签署边界条约,珠穆朗玛峰北坡主权归属中国,峰顶两国平分。

1960年5月25日凌晨,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了珠峰峰顶。

1975年,国家登山队再次站在珠峰峰顶,测出了国际公认的8848.13米海拔。

2008年,奥运圣火第一次被传递到世界最高峰。

这一代代攀登者的传承,背后是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力排众议的勇气,是中国人不依靠他人、寸步不让的决心。

资料由网络整理,文|toby 排版|toby


崇尚英雄就会涌现出更多的英雄;学习英雄的精神蔚然成风就是英雄辈出的时代!。1960年珠峰北坡登顶的壮举把探险运动展现到极致,后来探险活动无论怎样惊天动地、艰苦卓绝都无与伦比。

发表于:2019-9-30 14:3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