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忆流年似不菲——乌孙古道_户外

2019-11-06 02:02:02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关于乌孙古道、河西走廊
此处安利一部央视纪录片《河西走廊》,个人第一部看全并印象深刻的纪录片。乌孙国,西域三十六国之一,自西汉汉武帝刘彻派遣张骞出使西域,河西走廊的打通,西域呈现于历史典籍。文景之治后的汉朝国富民强,刘彻为彻底扫除匈奴威胁,寻觅西方盟友大月氏,徒步先驱张骞最终使乌孙与大汉联姻,细君公主、解忧公主......历史上的坚定、执着、舍己都深埋心底,一次乌孙古道徒步之旅酝酿已久。乌孙古道

新疆三大徒步路线其一,全程约120KM;

历史乌孙古国至龟兹古国天山南北穿越的古道;

北起伊犁特克斯县琼库什台村,南至阿克苏拜城县黑英山村;

全程翻越海拔3700m琼达坂及3800m阿克布拉克达坂,约四十余次的过河;

@队友海贝贝

@队友Merry

@队友闫肃哥

@队友海贝贝

@天堂湖偶遇之冬雪

@天堂湖偶遇之冬雪

@天堂湖偶遇之冬雪

@队友越石大哥

入户不久就得知乌孙古道这条路线,其封山及事故的事情也是不绝于耳,在体能、时间均权衡之久后毅然决然走上重装之旅。个人重装经验也仅局限华东地区两日游而已,约上华东地区经常一起户外的三个好友,拉开长线徒步序幕。

▲出发前整理的装备,小鹰Xenith天顶75L(借之前去乌孙朋友的),后续尝尽了苦~从此了解合适的装备对行程多么重要。
徒步,会遇见另一个自己。于是,义无反顾得踏上征程,尤其是有好友彼此同行,一起忧虑共享、相濡以沫,在天山山区过着无信号的,目的纯粹的生活,可必有摩擦亦必有感动,这次感受颇深,也是长线徒步魅力所在。
徒步,爱的人会深爱,不钟情的难理解~
行前准备

▲万事不打无准备的仗,行前 走8 仔细盘查各位的装备,毕竟生命所系。不达标的装备可以去附近户外店采购。踏遍华东地区各虐线的我一直没使用速干衣,被要求采购一件,自此也是有速干衣的户外人了。

▲走8户外探险行前准备会,介绍行程、注意事项、团友自我介绍、分发轻装路餐

▲轻装人员路餐,重装的表示羡慕(已经在自我介绍时表示轻装队友吃不掉的可以分享给我们,哈哈!)。本身体重甚轻,本着最好不超过体重三分之一的原则,一再减负,导致似乎后续的7天每天中午几乎少有进食,在华东地区徒步爬山几乎一条士力架就可以搞定的我此次忘记带士力架,一直考虑早、晚餐,因此靠自己在乌市大巴扎采购的一斤奶贝以及队友越石大哥些许葡萄干、麦片,Merry的牛肉干维持。

饱受背包“折磨”的一路

▲2019.09.01排排站,接受安全教育

9.1伊宁火车站包车途径特克斯县至徒步起点琼库什台村,一路颠簸,反复睡醒。疾驰远去的城镇,稀疏可见的烟火,时有时无的信号,大概下午14:40抵达徒步起点—琼库什台村。第二次来到琼库什台,并没有逗留,稍整行李后就匆忙出发。
这里有个小插曲,下车后越石大哥一直找不见他的2L焖烧杯,许久未果,我当时说了句“出师未捷啊”。于是当我上包出发时,挂在背包外面的墨镜被硬生生扯断,也只能苦笑着“果真不能嘚瑟啊”。
第一天阳光甚好,满眼青葱柔水,蓝天祥云。结伴或也孑然独自前行,路迹明显。刚开始的水泥路就已经能觉察到背包的不舒服,走路不轻松,一直认为是背包太重的原因,40斤左右的背包毕竟超过了体重三分之一。但一切在能忍受范围内,也就不管不顾了。
刚出发过了第一个休息点,越石大哥爆发了,平路上瞬间没了身影,身体不自觉的往前。超过一个个轻装队员,中间有一段时间是自己一个人独行,然后又能在一个上坡或者一个拐角看见休息的领队及越石大哥。就这样休息、拍照,不间断的行走,爬升也不多。20:00就来到了第一天营地。

▲一起约伴的三位重装好友,左至右,Merry、越石大哥、聪

▲越石大哥,此次一直跟在主领队身后。第一天的这张有张白净的脸,对比出山的那天,满脸胡渣,野人出山无疑。出发前一度问要不要带剃须刀,7天而已,我认为不用啊。事实证明,越石大哥和聪确实需要,野蛮生长的胡须,不可直视,哈哈哈~

▲聪,今年五一刚经历暴风雪的鳌太,那经历只有身在其中的人能感受,甚至到了考虑遗书的阶段。本身肠胃不好,于是出发前他将自己想吃的、能吃的研究了一遍。买了一包包日本大米,还炸制了鸡肉~

▲Merry,重装唯一的女队员。刚入户不久,此次平稳输出,不急不慢,每晚到营地后还能欢快得去看夜空、发呆,也是第一次重装长线,许多装备第一次配齐,其实大部分路线大部分人都可以实现,只正确认识自己及准备充分。

▲早餐:越石大哥美国自驾带回来的大饼子加上蔬菜,当然还有麦片、米粥

▲3680m琼达坂垭口,风呼啸

第二天一早上来就是爬升,喜欢爬坡的我上来精神抖擞,快走前一二,今日天空氤氲,色调昏暗,开始的一段,远远落下轻装队员。我、越石大哥、领队(人在驴徒)过桥后来到小木屋,买了牧民家自产酸奶,冷的、可劲酸,嘴兹嗖嗖的,喝了许久才喝下一碗,亦可补给热牛奶、可乐。
再次起包出发,明显感觉背包的不适,胯骨及肩骨摩擦得厉害。即使走在平路,抬脚走路依旧能感觉不少背包的重量压在大腿之上,限制了速度,靠隐“忍”坚持。不间断的跨河、嶙峋的乱石,平路的短暂功夫,就有不少轻装队友从身旁走过。
大概能看到领队他们矗立在琼达坂半山腰,琼达坂的山下,此刻风起阵阵、并偶有雨雪飘落,没戴手套的我双手有点通红,而队友海贝贝正好经过,她似乎喝了牧民家的酸奶,肚子难受,也是走走停停,聊了两句,她帮忙将我滑雪手套翻出,瞬间暖和甚多,于是我们结伴而行。
翻越3680m琼达坂、最后的200m爬升中,几乎每走三步歇息两步,让一个个轻装队员过去,之前从未有的感觉。海贝贝也在不远处,能看出她异常不舒服,每次见到她都是停在那捂着肚子。协作不离不知不觉来到身旁照看着她,这时的我说 体力透支,午饭没吃 ,不离给我一根士力架,非常完美的士力架,吃完瞬间精神矍铄。当时只感觉这是世间最好吃的士力架,还有回去吃一盒士力架的想法,呵呵~

今日的体力几近透支,在其后终结在于两方面,一是多耗费50%力(瞎估的百分比)去磨合背包,二是午饭没有补给能量。在翻越琼达坂,狂风呼啸,没有片刻停留,一路下坡到营地。约16:50到达营地,寻找平地搭好帐篷后瞬间天降大雨,包什么的赶紧胡乱塞进帐篷,人也匆忙躲进去。外面大雨瓢泼,帐篷门厅烧水煮饭,而我的肩膀、胯骨碰一下就疼。
19:00,雨停了,帐篷外活动的声音多了。而我已经疲惫不堪,只想静静躺着,20:00后就这样似睡非睡的躺着~
当天营地海拔3400m左右,越石大哥搭帐篷不停起蹲的过程中头晕,类似高反,于是也早早入睡了,仿佛只有轻装的队员比较活跃有力,看晚霞、赏夜景的。

▲09.03早起冰河水洗漱的Merry

▲09.03早餐:泡面、榨菜、麦片

▲第一次重装合照

▲09.03午餐点、大树下

今天是轻松的一天,爬升不多,刚出发天气还稍显不良,但是景色确实大好,一路武功山壮阔一样的绿茵,远处清晰可见的雪山。越石大哥不赶路了,终于我们几个一起走路拍照聊天,心情娱乐。
午餐点后是不间断的过河,刚开始的河水我们可以跨过去就没换溯溪鞋。后面走得多发现还是换上溯溪鞋+防水袜比较方便。

▲溯溪鞋+防水袜,水流小还是很有用,几无进水

16:30就到达营地,没有溜索过阔克苏河,因为今天营地牧民家可以吃羊肉。到营地的时候,阳光特别明媚,赶紧将睡袋、帐篷、衣服铺开晾晒。东西放开,跑去牧民家买快乐神仙水、大乌苏啤酒(领队不让带出来明目张胆喝)

甚至可以洗澡,Merry去洗澡了,给你一个盆,一些热水,就这样自己洗~25元一盆水好像,爱美的女士表示一盆水完全不够洗头洗澡的。

晾衣服的晾衣服,洗漱的洗漱,聊天的聊天,这天我精神还是不错,成功爬树玩,看见小山坡也爬上去瞅瞅,殊不知第二天人就废了。

▲领队不让喝酒,我藏衣服里带出来躲帐篷边喝

▲常州溧阳的团队,有马夫就是好,喝茶聊天

▲浣溪沙之Merry阔克苏洗衣服

▲2019.09.03晚吃羊肉

甚为休闲的一天,饭后领队过来研究我们重装的背包,我也就抛出自己背包不舒服的状态,因为是借的背包,后面发现是天顶L号,而我系到最小,包自动掉到胯骨。领队说我的身材只适合S号,或者考虑女款包~
考虑了一个办法,腰间系件抓绒衣,保证背包在腰间不下掉。后续两天效果还可以,缓解了不少疼痛。

▲喝茶侃大山

“今天的我不是真的我”

▲2019.09.04一早换溯溪鞋

▲2019.09.04一早过溜索

视频是今天第一次过河,手机放在裤兜,忘了没做保护,过河后一直抖动,关机也抖~显示手机温度过低,好吧,怕是失温了。后面三天手机几乎就没拿出来了~
经历第一次过河后,大家都有了经验,连续7、8条河后面也变得不难了。直接见河就趟,过了最后一条河换徒步鞋时,一队员感觉还没过瘾。后面就是一路爬升到天堂湖,我们此行的期待。

一早的8次过河没有问题,刚开始的草原爬升也没问题,而且一直跑前面。在最后一个爬升的时候却喘得不行,慢慢不见了越石大哥身影。以为是体能,吃了两条别人赠予的士力架,并没有好转。
慢慢的,走过我大约7、8个人,我也不管,按照现在节奏慢慢挪。待我爬坡到顶,再快走一段平路,看见了越石大哥。他竟然在等我,我跟他说我有点头晕,连平路什么的也快不起来~就这样,越石大哥一路等我慢走2小时左右。我们也终于到达天堂湖营地。
没有想象的阳光,Merry他们也很快到的,看来今天的我真的比之前慢了很多。找好营地,我突然感觉头异常不舒服,轻微高反。蹲坐在背包旁边,头低搭在双手,跟Merry说我现在不想搭帐篷,今天的帐篷是Merry一个人搭好的。很照顾我,给我烧葡萄糖水,越石大哥问我吃什么,我竟然矫情的说想吃泡面。
搭好内外帐后他们让我躺进去,有一点感动,眼眶有湿润,好像陪伴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几乎在我们搭好帐篷后天气突变,我状态也好了些,赶紧收拾背包、炉头、锅等,等全部收拾好,天降小冰雹。
躲在帐篷里,越石大哥给我烧了一碗泡面,美味、难忘~这时我对Merry说了一句“今天的我不是真的我”。

▲2019.09.04天堂湖营地

▲与粪共舞,地相对平坦啊

▲2019.09.05老虎口

▲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

▲回首小天堂湖

▲3800m

阿克布拉克达坂顶跳一个

▲3800m

阿克布拉克达坂顶

起床较晚,之前都是9:00拔营,今日计划10:30拔营出发,天堂湖留足时间。然而天气不佳,队友陆陆续续都出发了。围绕天堂湖一圈,各种跳、拍,状态好了很多。
今日任务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最后的爬升,最后的困苦。绕好天堂湖呈现在眼前的就是绵延的坡,不陡但是无穷。按自己节奏走过第一个坡到达小天堂,感觉没有那么不适。小天堂再继续爬升时,天气转好,大晴,回首可见翠绿的小天堂湖。整个人也兴奋、心情大好,爬坡还跑了一段,然后就气喘吁吁,好吧,我不作。
没有高反,节奏掌握良好,很快就到顶了!不禁跳起来!毕竟后续都是下坡了~越石大哥膝盖不好,下坡会慢一些,本着不离不弃,我们一路相应而行。
不知道是怎样的运气,第三次搭好帐篷下雨。这几天领队快节奏的带队,可谓有相应的效果,我们能完全躲雨成功,全程雨衣就没拿出来过!今天晚餐讨了一点油,把山之厨给炒了一下,意外的好吃呢。
今天下坡的时候越石大哥就讨论,最后两天下坡及频繁过河对膝盖伤害较大,为了更好的旅途,他考虑明天骑马过河,具体看明天膝盖情况。
09.06按计划拔营,今日徒步距离25KM。越石大哥一早确认骑马,因为按经验,今天要过河二十到三十次,刺骨的水对膝盖伤害挺大。骑马在是平坦河谷直接过河,而我们徒步则需要从河谷两侧崖壁切过一条条河。据说,我们这期河水水流是领队他们之前的三分之一,全程没有使用绳索辅助。相比第一次过河,水流小多了,见河下水已经无需多言。
由于这次水流小,实际只过了十几次水。今天整理速度都不慢,下午18:20左右抵达胡杨林营地。骑马提前到营地的越石大哥已经搭好帐篷,然后就兴冲冲的跟他说亏了,今天过河不多,而且水流不大。搭好帐篷,吸收前一天经验,最后一天,将剩余7袋山之厨全部放一起炒,还有我们反穿轻装朋友的火腿;还去轻装天幕领队那边骗来辣椒、洋葱,混在一起炒,竟然是7天中吃得最好的一餐。

▲2019.09.06胡杨林营地

▲2019.09.07野蓝莓

最后两天一路跟着领队吃路边的野果子,野蓝莓吃得手上如同沾满鲜血。因为要赶火车,最后一天比平时拔营早,平时9点拔营,新疆也正刚刚清晨(与内地有2小时时差,相当于内地7点)。今日8点拔营,在微色晨光,头灯加持中吃好早餐,速度收拾。
最后还得不情愿的穿上潮湿的防水袜、溯溪鞋,出发不一会就是过河,清晨的河水格外刺骨,但心向暖阳的队友并没有顾忌,近三十次的过河,双脚有些麻木,不停的动一动有点未觉的脚趾头。
在能感觉出口不远的地方,河水中,大家竟然玩得不亦乐乎~流年留恋!

▲2019.09.07黑英山出口

▲2019.09.07大团圆照

怅然若失的,无法安宁的,回归后的低落与兴奋,所有的一切似乎结束,又好像开始了。你所拥有的是那片时光,丢弃在乌孙古道,徘徊在似水流年。从历史中来,成为历史。

鸣谢

乌孙古道反穿友队 华哥 手拎的馈赠;

协作“不离”琼达坂上的士力架,终身难忘;

领队“人在驴徒”的整体把控以及背包不适的解决;

协作 大个子 的对好友的照顾;

队友闫肃帮衬带着的天顶顶包;

队友雪松夫妻帮衬着的气罐;

队友海贝贝一起徒步的帮助;

重装队友地平线一路的相互帮衬;

越石大哥、Merry、聪一起留下的美好流年;

▲2019.09.04与反穿好友队伍汇合,交互问候与补给

▲领队:人在驴徒

▲协作:不离

再见,乌孙

( 本文作者 : 一皮先生 )
关于乌孙古道、河西走廊 此处安利一部央视纪录片《河西走廊》,个人第一部看全并印象深刻的纪录片。乌孙国,西域三十六国之一,自西汉汉武帝刘彻派遣张骞出使西域,河西走廊的打通,西域呈现于历史典籍。文景之治后的汉朝国富民强,刘彻为彻底扫除匈奴......
16:30就到达营地,没有溜索过阔克苏河,因为今天营地牧民家可以吃羊肉。到营地的时候,阳光特别明媚,赶紧将睡袋、帐篷、衣服铺开晾晒。东西放开,跑去牧民家买快乐神仙水、大乌苏啤酒(领队不让带出来明目张胆喝)[/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