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自负重单板马纳斯鲁纪行_户外

2019-11-06 02:02:03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向死而生,这个标题来源于领队宋玉江的一句话,如果不知道8000米会死人的就不要去了。喜马拉雅,那是世界最高的区域,有Death zone,一不小心就会永眠在那里。

高海拔攀登者被问过最多的问题是:知道可能会死为什么还要去?是因为山在那里,还是心在那里……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数字化了,只要是想知道想了解的点点鼠标摸摸手机就可以查到,也因此生活的满足度越来越低。而我,来这个世界走一遭,不满足于通过无数的二手信息来体验生活,我期待最真实最极致的体验。而8000米几乎是每一个登山爱好者的梦想,8000米滑雪更是一个深度户外中毒爱好者的梦想之一。

-------------
好久没在8264发帖了,有些不习惯,先发一段

马纳斯鲁海拔8163米,世界第八高峰,位于喜马拉雅中段,日本队首登,所以日本登山爱好者对这座山还是很有感情的,卡西欧户外表最高端系列就是马纳斯鲁系列。

第一次对马纳斯鲁动心,还是在与杨春风打交道的时候,可惜在他那封邮件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就因为那场不该发生的恐怖袭击留在了巴基斯坦。所以那年的高海拔计划也就搁浅了。

注:杨春风,中国民间登山家,曾登顶全世界共14座高度超过8000米级别山峰当中的11座,2013年6月22日在巴基斯坦境内遭塔利班恐怖分子杀害。

之后的几年陆陆续续和宋玉江,和张伟,还有登过珠峰的一些朋友咨询过马峰的事,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今年7月正好知道认识的小伙伴大勇在老宋的队里,他打算今年去马纳斯鲁登山滑雪。8000米的滑雪一直是我的wildest dream之一,能够有伴的话简直太完美了。我的脑海里已经幻想起在纯白的世界上刻画出我们自己的轨迹,然后轮流互拍的景象......跟公司探讨了假期的可能性之后就匆匆决定成行了。

先贴下所有行程

9月6日 Japan
07日 Kathmandu
08日 Kathmandu
09日 Kathmandu→Syange(1100m)(车)
10日 Syanage→Dharpani→TREKking to Goa(Cho)(2515m)
11日 Goa(Cho)→Bimthang(3590m)
12日 Bimthang→Larkya La Pass(5160m)→Samdo(3875m)
13日 Samdo→Samagon(3520m)
14日 Samagon
15日 Samagon→BC(4800m)
15日 BC
17日 BC
18日 BC→C1(5600m)→BC
19日 BC
20日 BC→C1
21日 C1

20日 BC→C1

22日 C1→on the C2→C1→BC

23日 BC

24日 BC

25日 BC→C1 (5600m)

26日 C1→C2 (6200m)

27日 C2→C3 (6700m)

28日 C3→C4 (7400m)

29日 C4→Summit (8163m)→C4→C3→C2→C1→BC

30日 BC

10月01日 BC→Samagon(直升机)

02日 Samagon→Kathmandu(直升机)

03日 Kathmandu→HongKong

04日 Hongkong→Japan

徒步走了地图的上半部分,因为版权就不放高清版了。

6号晚上下班回家收拾三大包行李加相机,出门赶夜班飞机东京羽田飞吉隆坡转机去加德满都。

7号下午到达加德满都,亚洲徒步公司的向导接了我去泰米尔和大部队汇合,当天就检查装备补充装备,然后欢迎晚宴。8号小伙伴们一起互相熟悉,在泰米尔溜圈继续补充装备,这天太热我买了双Vibram底的凉鞋和一条速干短裤,事后证明这次补货实在是太明智了。

8日所有队员到齐,去加德满都泰米尔亚洲徒步公司总部里参观并举办了行前动员会。介绍了大致行程和人员安排注意事项,并介绍了这次C1以上需要使用的便携式厕所。晚上在老宋的楼兰餐厅聚餐,并给队友思密达和白雪举办了结婚八周年纪念仪式。

我们徒步出发的前一天9月8日,一架直升机在送了一批登山者进山后从马纳斯鲁根据地萨马贡返回加德满都的途中坠毁,机上包括一名日本人在内六人死亡,仅有一名经营营地旅馆的老板娘幸存。

在高海拔,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在我们下山后的10月13日,一场风暴袭击了马纳斯鲁不远的古加尔峰的营地,韩国无氧攀登大神金昌浩和他的5位队友以及4位夏尔巴人离奇死亡。

因此,如果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还是远离比较好。

9号吉日,迫不及待的从加德满都出来坐车去Dharpani,出城两个多小时,路上碰到交通事故导致大堵车,被迫下车看热闹,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下午三点多在Lamjung换好越野吉普,开车的司机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孩,看上去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车坐上去就感觉除了音箱不响很多地方都在响,虽然是四驱,可是控制面板上啥都不显示,什么都得靠手动操作。车刚开出来就直奔修理厂,吓得我捏了一把汗,毕竟这么远的恶路要把小命交在这小朋友身上啊。不过还好不是什么要紧得修理,进了修理站两分钟就出来了。

在抵达马纳斯鲁大本营的徒步路线途中,有一部分路程是在安纳普尔娜大环线上的,这里是办理入山手续的地方。

到Syange又碰到山体滑坡路不通,只好在Syange休息一晚。雨季还没结束的Syange是潮湿的,房间浴室厕所床褥不时会有神奇的昆虫出现,还好没有影响我们的睡眠。10号一早工程队把路打通后我们就重新上路了。

这一段路估计是我坐车感觉最危险的一次了,越野四驱过悬崖狭窄路段,不时还要穿过瀑布或者淌水。在最后这一段风景很好,大瀑布很多。正当我们提心吊胆地坐在车上,趟过悬崖边的一个小溪时,小司机停下了车,我们还以为车出故障了呢,小司机往后面指了下,一个硕大的瀑布在我们头上流淌,冰凉的溪水和卷起的凉风告诉我们此地不宜久留,迅速拍照纪念,并感谢这个自带导游功能的小“老司机”。

中国水电建设的支援部队在这里有很多项目,经常是一个工程师带一组尼泊尔工人工作,有困难的时候跟他们打个招呼几乎都可以得到帮助。

10号正式开始徒步,在告别越野车之后,因为还在雨季,临时买了把伞和一个雨披,从Dharpani开始,第一天到达Goa(Cho)(海拔2515米),11号到达Bimthang(海拔3590米)。

徒步途中经过红岩滩,混合冰川,深蓝秘境

上面这张图就是Bimthang,如果天气好可以看到马纳斯鲁,12号的强度有点大,翻越5160米的Larkya La垭口,正好在那碰到风雪,开始是雨,上到垭口便已经是雪了,下到4000米的一个村子的时候,看住宿条件太差,继续往下到了Samdo(海拔3875米)。

13日从Samdo去了Samagon萨马贡,和坐直升机过去的队友汇合,在萨马贡住了两晚。

在我们居住的萨马贡山小屋的屋顶露台上,运气好的话可以直接观赏到马纳斯鲁。

萨马贡边上的湖,两天我去逛了三次。

左边这位是我们徒步的向导Sandu,人很好。右边这位是传说中的登珠峰次数最多的Kami Rita SHERPA卡米瑞塔夏尔巴, 加上2019年两次的话共计24次。

15号萨马贡出发前往4800米左右的BC大本营,大本营比我想象中的奢华多了,有活动大厅,后来被称为神经病活动中心,有单人的大帐蓬,厚厚的睡垫,还有太阳能充电,还有各种好吃的,晚上还有热水泡脚,这在以往自虐的登山中是没有的,不过和我的登山理念也有冲突,嘛,既来之则安之,可以享受的就美美享受吧。

营地厕所,不分男女,各个队可能不太一样,亚洲探险这边大小便分开,带马桶的大便室会用大桶接住,干燥之后再背下山处理。辛苦那些负责运输的背夫和驴马了。

大本营生活的这段时间很有规律,到点有人喊吃饭,天黑差不多就睡觉,天不亮就起来拍拍照,拉拉伸,白天就是各个营去串营蹭吃蹭喝瞎聊,鼎丰和亚洲探险的营地在最下面,略往上是凯途强子队,然后上去川藏苏拉队,占据大本营最高的一片营地的是十四座的张伟,跟我们住的差不多能有一百米海拔差了吧,基本上每天都去溜达一圈。

没事调戏下伟哥和各个队的兄弟姐妹,也就这点乐子了。

再来张晚上的大本营。

17日的早上下了一场雪,赶紧拿着板出去,结果雪太薄没法滑,不过让尼泊尔探险公司的随队摄影师拍了不少照片。

18号第一次拉练去C1,当天返回,我和大勇决定把板带到C1去,顺便也适应下雪况,大勇还要试试踏板穿越冰川,事实证明冰川还是老老实实走吧…明的暗的裂缝太多。

到C1的路上经常看到雪崩,攀登队长Naka已经见怪不怪了,异常淡定。

到了C1,我和大勇略爬高了几十米,试滑了下。

第一次拉练结束之后,继续在大本营调整。

9月19日煨桑,煨桑就是用松柏枝焚起的霭蔼烟雾,是藏族祭天地诸神的仪式,以祈祷登山平安。

那一天发生了点小插曲,玩滑翔伞的哥们前一秒还在接受大家羡慕的目光膜拜,然后就听说因急气流掉下冰川不知是生是死了。

着急的围观群众,后来还好那哥们命大,听说伞被冰川挂住了,人平安没事。

这一天还分配了夏尔巴,我的夏尔巴是Tshering Tashi Sherpa,登顶过十次珠峰,可惜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

20日从大本营出发去C1,C2进行第二次拉练,结果21日一早起来的大雪让我们在C1窝了一天,22日勉强往上拉练了下,过了两段技术攀登路段,但是没到C2就下撤了。这一天队友思密达被一个小雪崩冲出去了几米,还好雪崩规模不大,到他那已经是接近尾声了。

不过也有冒着大雪往上冲的

24号已经有好几只队伍出发预备冲顶了,我们在大本营继续等待窗口

24号那天,第一次在国外整八千米的川藏队租了架直升机航拍,蛮是大气的。

25号终于轮到我们Summit push了,分配给我的夏尔巴过来问我需要拿什么东西吗,我说不需要,我要用的都自己带,于是自己背上睡袋防潮垫等装备启程了。

这次萨马贡认识的狗狗也跟我们一起到了C1,亚洲探险的Dawa对他还不错,挺是好奇怎么过冰裂缝上来的。

26号起来,穿上连体玩了下单板,感谢摄影师Samir,据说他用GoPro拍了不少,可惜找不到了,最终我们也没见过他的狗7拍的片。

C1到C2这一段是最危险的,冰裂缝多,还有几段直壁

排队等着上,前面那段冰壁只能一个个上,需要技术保护。

这个是我的夏尔巴,我基本上没怎么麻烦他,一是想知道自己的实力,二是不想累着他,万一有状况他能有足够体力救援。

到达C2

C2风景很赞

C1是两人一帐,C2开始三人一帐,C3的帐篷在C3出发去C4的时候全部撤了,到达C4之后现搭。由于到了C2第一次三人一起挤着睡,而且因为海拔升高基本没怎么睡好,所以C2到C3这段路我走得很悲催,亚洲徒步的氧气瓶足够多,从C2往上就可以供氧,我背着氧气瓶雪板拿着单反走得特别累,后来小松看我累主动帮我拿了一段路的单反,我中途好几次觉得带着氧气罩呼吸困难,拿下来反而舒服。

离开C2慢慢走,走不了多久就要歇,感觉呼吸难受,后来途中让碰到的川藏队苏拉帮我开大过一次氧气,到了C3之后,大勇说你的氧气瓶为什么显示空了啊,我很吃惊,耗氧太快了吧,大勇帮我把氧气瓶拿下来之后摆腾了下,氧气含量的显示回到了满位,原来我这一天背着氧气瓶都没用成功过……以为在吸氧其实特别耗费能量氧气,于是这一天特别累,不过反过来睡得也格外香。

C2到C3的小难关。

终于看到C3了,感觉看似如此近的50米都走了好久好久。

存放在C3的大量氧气罐,这次的亚洲徒步为许多公司提供氧气瓶,所以理论上氧气可以随便用。

C3

C3撤营

从C3往C4走的时候,碰到已经登顶下山的丝绸之路李总,他有氧能力很强,跳过了C3少住一天,大本营适应的时间也比我们短很多。

C3到C4途中,因为C3睡得好。这一天有力气自己拿单反还有余裕开始拍照了。这张照片可以看到人的左上部C3,右上部C2,再右一点点高C1,然后图片整体右面中间的BC大片黄色帐篷。

到达C4,风贼大,到了之后就缩在帐篷里没有出去过,因为预定29日凌晨开始冲顶,早早的吃了点东西就睡了,在帐篷里就听见呼呼的风声,然后同住的小伙伴相当担心能不能登顶,都到C4了条件这么差,再然后就是大家都没怎么睡好,半梦半醒。

过了十二点风依然很大,吹着帐篷一直动,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出发了,不过自己感觉还是很困,下了好大的决心后墨迹墨迹出营,开始冲顶,背着板慢慢挪,被好几个人超过…自己背着单板单反冲顶的,也算是傻的可以了。

前面稀稀落落有些人,不过比起前一天据说的山顶排队两个多小时应该是会好一点吧。

后面陆陆续续还有来者。

看着挺短一段路,排了大半个小时,因为拍照的人迟迟不肯下来,山顶也没有更多的空间,其实就是等人拍照。终于快轮到我了,悲催的发现单反已经没电了,手机拿来也秒没电了,赶紧放在内衣里面暖和会,到山顶拍了段视频又没电了。

开始穿上雪板下撤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可以拍摄的工具了,大勇的据说也没电了,于是各自下撤,还好路过队友的时候被拍了一段珍贵的小视频。

下滑途中,雪比想象中粘,好几次卡刃摔跤,加上不敢做动作,背着氧气瓶把氧气开到了4。摔跤的时候感觉单板鞋里有点进雪了,脚也开始有点僵硬,滑倒C3后就不敢再滑了,撤了板接着背板下撤。我的夏尔巴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对讲机里听到有人说队友滑坠受伤,需要救援。到了C3没有我们的帐篷,也没有看到我们的夏尔巴,想着今天必须下撤到大本营,就开始一个人继续下撤,途中碰到大勇,也没能一起走。过了C1,还是没有人在C1也没有吃的和喝的,我渴得不行好几次抓雪直接往嘴里送。天黑再次点起头灯,继续下撤,晚上八点终于下到大本营了。脱去厚厚的连体,换上衣服,终于可以脱下袜子,此时脚趾已经冻黑了。

回程香港转机,在香港的同学带着我去了趟天平山,穿着特殊鞋子扭着脚也算是在香港再次爬山了。

人生第一次8000米,第一次高海拔滑雪,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小梦想。自己的梦想如果自己不坚持,肯定没有人会支持,更不会有人帮忙实现。因为冻伤,缺战已经买好机票报好名的江南之巅,老老实实养了两个月,12月一个人再次日归登顶富士山完成,这次马纳斯鲁之行算是完美结束了。

教训:

晚上睡觉最好把电子产品的电池什么的放睡袋里,不要放帐篷里的内侧袋。

因为长时间运动可能脚肿,高山鞋需要略大,不能穿过紧的袜子影响血液流通。

功课应该做得更加多一点,六千米七千米再到八千米的循序渐进是有道理的。

太多的第一次不能贪,该舍弃的还是应该舍弃。

zhk2611 发表于 2019-11-5 09:57 这个太牛逼了。该细分领域全国第一人吧
单板应该是没有其他中国人滑过八千米的
老外还是有的。
[向死而生,这个标题来源于领队宋玉江的一句话,如果不知道8000米会死人的就不要去了。喜马拉雅,那是世界最高的区域,有Death zone,一不小心就会永眠在那里。 高海拔攀登者被问过最多的问题是:知道可能会死为什么......

确实厉害,但下撤过程有所脱节,而且出现严重冻伤…安达始终要放在第一位

发表于:2019-11-5 11:0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