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儿山速登实记_户外

2019-11-07 02:02:01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前言

2019的10月很精彩。

·
基普乔格在1:59ChAllenge全马破二把人类的潜能带向另一个高度,

·
Duflo作为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奖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为女性书写了一个历史,

·
尼玛普加成功拿到希夏邦马登顶许可即将6个月登完全球14座8000米的高山突破前所未有的极限。

人的极限在哪里?

各个领域的挑战和突破,都标志着人类对这个问题的探索。越探索,我们也越惊异于人类极限的延申,然后发现,人类有不可知的无限潜力。

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突破人类的极限。我们却都是努力生活的好青年。热爱自然,向往宽广的天地,有一颗勇于尝试不断突破自己的心。

2019一直是围绕着梦想的一年,认真有序为站上世界之巅做着准备。雀儿山就是其中一部分。

雀儿山海拔6168米,有民间传说 飞鸟也飞不过雀儿山 。正常的登山行程是要5-7天的,进山 -BC大本营适应 -C1 - C2 - 甚至C3各住一晚 - 冲顶- 下撤。大多数登山者半夜从高C2或C3出发,登顶撤到大本营也要10多个小时,有的甚至需要在山上的营地多住一天才能下撤。

玉珠峰6178m和Elbrus5642m爬得轻轻松松,加上之前几个越野站台,让我对自己今年自己体能有些把握。再去爬一个6000级别的雪山,有些平淡。加上有1-1的向导,某种程度上我可以折腾一下,于是我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尝试一天之内直接从大本营登顶。

我不把这个叫做速攀,因为真正的速攀是无向导无辅助,BCto BC的。我是有向导的,沿路会蹭登山队的帐篷和水的,甚至能不能撤回BC我都不知道。姑且叫做快速攀登吧。

准备

有这个想法之后,我搜了一下曾经雀儿山速登的资料,川藏队记录是5小时多大本营登顶。还有一篇去年尝试快速攀登的小哥哥的文章,很详尽的记录了准备,装备,适应,路线,行程,时间。。是我计划这次尝试的基础。小哥哥的装备相当轻量,有在高C2住一晚当拉练。快速攀登是早上10点出发的,有向导,8小时51分钟登顶,然后撤到高C2休息的,第二天再回到大本营。详读了小哥哥的计划之后,我觉得是很科学的,准备直接复制这个行程。

临行前还咨询了很多雪山和速攀的前辈。总的来说大家都表示可以一试并且相信我的能力,也是行前莫大的鼓励。

装备

我并没有如此轻量化的装备,因为提前一周多才有这样的想法,只能尽我所能。有的一双雪山靴是LaSportiva的G2,在研究完贵的吓人的雪山靴之后,决定没有必要为了一次尝试买一双新鞋。本来想着靴子不能减重那就冰爪减重,买了一对PetzlHybrid的冰爪 - 事实证明在关键时刻穿新的装备出bug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这个冰爪虽轻,但是中间是绳子,卡不好的话很容易脱落。冰爪在一路上掉了4次。。

背包是Salomon的Agile12L越野包。虽说写的容量是12L,实际上可以塞下水袋,大羽绒服,冲锋裤,手套,各种吃的和急救的,足够我这种一天往返的行程了。

衣服是一件保暖内衣,一件patagoniaMicro Puff (HC哥哥的推荐,超轻保暖,强推),一件冲锋衣,一件上6000的厚羽绒。下半身就是保暖裤,软壳,防雨裤。很明显,这一身装备,我需要做好天气不好随时下撤的准备。

技术装备除了安全带是我自己的轻量的BDCouloir,其他是直接在营地拿的。冰镐直接跳过,拿着登山杖就上了。

适应

计划的攀登是从10.4才开始,因为带我上山的伟哥和十二那时才能进山。而我打算10.1就去大本营适应。正好遇到之前一起登半脊峰的老朋友风向标团队进山,一路蹭进大本营。

10.1:康定- 雀儿山大本营

海拔:4050米

下午大概5点到的景区入口。

这天是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雀儿山也发生了不少的事。一大早从康定出发的时候听说有人在雀儿山出事了,应该是15年来雀儿山出的唯一一起事故吧。听说并无任何征兆,在爬最后一个大冰壁的时候,就这样倒过去再也没起来。5点多到景区入口的时候,看到了袋子被抬出来,如同当年在列宁C2看到的一样的绿袋子。想必这一天雀儿山上下都一定忙疯了。登山玩多了,这些事也慢慢看多了。总是跟人说,越登山,越怕死。看到绿口袋的时候,也不禁唏嘘生命的不可测。收拾好心情走向大本营,到的时候天刚刚黑。藏族敬畏亡灵的仪式结束不久,火堆的火还在烧,烟雾还在缭绕。

10.2:第一次拉练

海拔: 4600米

一大早被隔壁的《时代在召唤》吵醒了。没错,就是我们当年的广播体操。这适应高反的方式真是振奋人心,不知道是哪个队伍有如此的创意。

由于本身没有什么计划,于是这天往C1走了走当成拉练。走到大概4600米的,也是最陡的一段的时候开始下大雪,半路人也很少,大本营又在喊吃午饭。拉练和吃饭当然吃饭重要。撤下来到半路天气就好转了,于是一个人开始在4300的大平台跑起来。

10.3:C1拉练

海拔: 4850米

前一天没上到C1,这天又穿上越野装备打算去C1遛一圈,顺便可以接应今天登顶下撤的队员们。大本营到C1是挺陡的山路,大概4公里路,爬升8000,还有一段手脚并用抓绳子爬石头。

一路上都有人很好奇我的装扮,只好说去C1拉练一圈,也有人看我喘气好心的喊我休息,我只好微微一笑继续往上爬。一路超人,先是超过了登山队,又超过了背夫。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在到C1之前的大石头下面走错路,权衡了一下自己的攀岩能力,放弃了从石头直接上的想法,插回原路绕到C1。

到川藏队的帐篷边上停表- 1小时59分。记得去年那个小哥哥适应的时候是有人带的,1小时49分 - 我自己找路比他慢了10分钟,这样看起来我并不太差,应该是有能力快速攀登的。

到了C1,穿着越野鞋,过雪线往上走了走,太滑了走不动,又回来在大本营晒太阳,终于等登顶下撤的队员们。

在C1晃悠的这两个小时,也成了这一次快速攀登的唯一适应拉练

下山之后C1拉练也算是完成了。

去年的小哥哥是又去C2睡了一晚的。Dawa高海拔经验丰富,也和去年的小哥哥交流过,他甚至建议我如果要速攀的话先去C3走一圈适应。于是我和在大本营的老徐商量,等张伟和十二来了,十二带我去C2 5300m睡一晚,再下来休息一天,然后再快速攀登。这样可以保证我适应5000+的海拔。

老徐给我说,“你都上到C2了,又下来干嘛,试试一次性能不能上去吧。”虽然他一直这么说,但自始至终我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毕竟我并不知道自己不适应就冲顶是什么效果,而且也没有前车之鉴。直到他给我看了张伟的一条信息, 来了就上,下来就走。
我才意识到,这好像和剧本不太一样。

10.4:休整日,大本营

海拔: 4050米

一番商量之后的结果是,我先在大本营好好躺着,休息好了最重要。这两天的静止心率也降到了70多,证明适应的还不错。毕竟雀儿山大本营是我今年去的含氧量最大的大本营了,4000米海拔还是青山绿水。不过在这里躺着发个呆煮个火锅,还上山干嘛。

10.5:休整日,大本营

海拔: 4050米

伟哥和十二终于来了。有种网友见面的喜悦。

再聊起冲顶的行程,才知道十二以为我是跳营,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C2住了要下来,毕竟休息几个小时登顶就行了。我说我不要休息几个小时,我要大本营直接登顶,休息几个小时就没意义了。

我不知道伟哥和十二当时内心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的感觉是,我有把握能登顶,只是时间问题,然后我并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撤回大本营。最近一次高海拔是8月,厄尔布鲁士的5600多,那次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我想雀儿山5500米一下应该都是没问题的,5500米以上,挺多就是慢一点走。

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技术。雀儿山有两个大冰壁,如果体能不错踢冰技术可以,速度会比较快,大多数人可能都在每个上面挂了一个多小时。去年的小哥哥冰上的能力是自信的,我今年没上技术型山峰,并不确定自己的能力。

作为90后我在山里一直算是年龄很小的。十二比我年纪还要小一岁,刚从马纳斯鲁尝试无氧到7300米回来,还是醉氧的状态。上个6000+对他来说只是从醉氧变成常态,说走就走。他说, 实在不行我把你拽上去。

就时间来说,我真的没有期待- 10小时?12小时?15小时?我不知道。

我也曾经体验过登顶很累很累,以至于几乎靠意志下撤。根据去年的数据,这是一条长10公里左右,爬升2100米的越野,听起来不长,应该也是比较干脆没什么上上下下,这样的话,只要时间足够,总是可以撤得下来。下撤如果实在太累,可以在登山队的帐篷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继续下撤。

为了预留足够的时间在白天下撤,我强烈要求早点出发。

商量之后,我们决定10.6凌晨4点出发,伟哥和老徐已经做好准备,我们一下山就连夜开车回成都。好像我成功登顶,就可以带所有人回家。

速登日

海拔:4050米
- 6168米
- 4050米

登山看运气。雀儿山再一次应验我是晴天小公举。

那天并没有休息好,半夜一点多的时候被雷声吵醒。三点闹铃响的时候外面还在下冰雹,心想,惨了估计今天上不了了,又有点兴奋,可以多睡会儿了。给十二发了个消息说这天气要不要晚点走,要走的时候叫我,又睡了过去。不到4点被叫醒,说可以起床了,星星出来了。我差点以为打雷下雨只是幻觉。

BC - C1

海拔: 4050米- 4850米
| 用时: 2小时11分钟C1|停留: 45分钟

事实证明不是幻觉。BC到C1上上下下走了4次,这次铺满了雪。为了保存体力,夜黑路滑,节奏起得比较慢。到C1之前的横切尤其的滑,冰雪让我不知道哪里下脚最后抓着十二和绳子硬把自己拽了上去。十二唯一的水杯也在这里光荣牺牲。

到C1之后,全身已经湿透。天慢慢也亮了。换了衣服,拍拍照,不经意间晃了大半个小时。

C1 - 高C2

海拔: 4850米- 5400米 | 用时:2小时55分钟| 高C2停留: 27分钟

出门上雪线,换了冰爪,天已大亮。十二在前面带路。据说雀儿山每年的路线都不一样,今年比去年也是换了路线。十二今年并没有来过雀儿山,前一夜下了大雪,之前的脚印都被覆盖了,我有些担心十二能不能找到路。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找路,轻车熟路的往C2的方向走。换上冰爪后20多分钟左脚冰爪就掉了,Hybrid为了减轻重量中间是绳子,买的时候HC提醒过我这个缺点,但是网评又都还好,结果没测试过的装备就发生了bug。

弄好冰爪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十二就在前面开路,我默默跟在后面。有时也忍不住想,还好雪厚十二要开路,有些空挡让我喘口气,不然应该会拉爆我自己吧。

C1到C2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冰裂缝,极其壮观。然而一路都在踩雪找路丝毫没有心情观赏。刚上5000m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一个接一个的冰裂缝小山包没有尽头,一边告诉自己不要问接着走,一边又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到C2。

走出冰裂缝区域,终于看到了C2。

C2上面100米就是高C2。卡表,2小时55分钟。坐下再次穿好冰爪。状态还不错,也不累。在高C2晃了27分钟(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干嘛)。继续出发冲顶。

高C2 - 冲顶

海拔: 5400米- 6168米 | 用时: 3小时35分钟| 山顶停留: 约18分钟

高C2出发不远处就是第一面大冰壁,大概150米高。

这一段用了快半个小时,刚开始踢冰很嗨,踢到一半,左脚冰爪又松了。担心冰爪滑落下冰壁很危险,于是把自己挂在绳子上脱掉了冰爪挂在身上,十二在前面踢冰,我顺着脚印,靠右腿力量踢冰和平衡,单冰爪爬完了整个冰壁。少了一直冰爪明显吃力不少,也消耗掉不少的体能。再次强调了,装备一定要测试!调整了4次冰爪之后,我们放弃了挣扎,十二脱下了他的一直冰爪给我,以他的能力,单冰爪也比我快- 在此申明,这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做法,而且有丰富登山经验之后根据对临场情况的判断和自己的能力做的决定,此时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那就会选择下撤。

换上十二的冰爪之后继续往前。这一段一直到第二个冰壁以前都是30度左右的冰坡。

此时我对5000+的海拔也适应了不少,十二在前面走走等等,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时还跟十二聊聊天。十二说,他一直以为我是跳营在高C2住一晚登顶,他从来没想过要快速攀登,到昨天他才知道我是这么想的。我哈哈笑,那也是伟哥给你挖的坑。

这时是中午,登顶的最后两支队伍在往下撤,队员明显有些体力不支。协作们看到我上去,速度也不慢,都问哪里上来的。十二说大本营来的,5点出发的。此时大家就赞叹的点点头说加油。

快到6000的时候体能明显有些下降,不知是打雷没休息好,还是轻微高反,有微微的困意。挪到最后一个冰壁下面的时候,望着那个冰壁,十二说,5分钟就上去了,我花了25分钟。刚开始还能踢10步冰喘5下,后来变成了踢5次冰喘10下。

上去的时候就差没趴在地上。

最后那个小冰坡,去年的小哥哥写的是 一分钟小跑着上去 。我是爬着上去的。

登顶,卡表 -2:32。高C2到登顶3小时35分钟。总用时9小时52分。

拍照,录像,给大本营打电话汇报登顶。在山上待了10多分钟。准备下撤的时候,开始变天。

下撤

海拔: 6168米- 4050米 | 用时: 4小时40分钟

登顶后我们就没有再计时了,之后都是根据照片判断的时间。

快2:50的时候开始下撤。下撤的时候顶上已经白茫茫的一片。40分钟撤到C3,过了C2之后,又是冰裂缝,此时已经有各个队伍踩出的脚印,雪也被风吹走变成了冰。没有了找路的困扰,有心情欣赏风景,才意识到雀儿山真的很美。

也才发现,原来我们来的时候都是在冰裂缝上走的啊!然后我们完全没有结组啊!然后我们走了这么长的距离啊!

我已经不知道是几点到的C1了,C2到C1后半程的上上下下磨得我很疲惫,这次是真的困了,也饿了。人在疲惫的时候会觉得时间无限延长。此时我只想到C1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慢慢下山。

到C1,登山的队员们在帐篷里休息,很热情的迎接我们,嘘寒问暖。我贪婪的接受着他们的好意,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更多的表示内心的感谢。大概在C1待了一个多小时,吃了饼喝了阔落,再不下山就要天黑的时候,终于把自己挪出了帐篷。

C1到BC这一段前两次我都是不用杖跑下去的,这次却一丢杖就摔。也真的是累了。双杖一步一步往下走,感觉下了一辈子的山。到大本营的时候老徐出来接我们,这时候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刚好消失。看到老徐伟哥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给了大大的拥抱。我想,总算是在天黑前下来了。

反思

4:40 -19:30: 14小时50分钟。我挺满意。

如果有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

1.
装备

这次装备从两个方面不够成熟。

首先,一定要用自己熟悉的装备或是测试新装备。冰爪不稳对整个过程造成了诸多不便,如果不是十二能力够强而且愿意带我,那一只冰爪在攀冰过程中脱落之后我可能就要下撤。

其次,装备还可以更轻量化。G2对速攀来说略重,头盔我用的大本营的BD,并不是轻量化产品,登山杖我也没带越野杖是徒步杖。

2.
适应

如果真的要挑战时间,那么上5000+米适应一次还是有必要的。一是熟悉C1-C2冰裂缝一带的地形,走过一次的路第二次一般都会更快更省力;二是海拔上的适应。

3.
换装和休息的时间安排

这次每个休息点耽误的时间都不短,并没有认真计划每个休息点做事的顺序,都是靠常识。计划好的话可以减少一半的休息时间。

4.
攀冰技术

踢冰技术明显不够成熟。冬天好好练练。。

5.
环境

这次在BC到C1上上下下都看到很多登山者留下的垃圾。拉练的时候有能力,尽我们所能的把路上的垃圾带下山了。但是我们能做的只是一点点,每个人都做一点点才能留下山本来的子。

登过这么多山,雀儿山的美真是名不虚传。由于速登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拍照,下山找朋友要了一些照片。

总结

这是一次BC-Summit-BC的尝试。和真正的速攀FastestKnown Time (FKT)有很大的区别。

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高海拔登山爱好者和越野爱好者,对体能和潜力的测试和突破,并没有想过要设下什么纪录。我知道如果我成功,大概是第一个这样一天上下雀儿山的女性。但是这个所谓的纪录分分钟能被很多有能力而只是没干这件事的人突破。然而我还是希望能够去挑战。

因为挑战自己的潜能不需要拘于任何一种形式,不需要给任何人看,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我只需要知道,设定一个自己可以尝试的目标+ 计算可能存在的,可控的和能接受的风险,做好考虑最坏打算之内的一切可以想到的准备+ 没有期望,成功和失败都能坦然接受的心态- 然后我就可以尽自己的努力去尝试。

这个过程并不是完美的,在如此多的变量下,也不会有所谓的完美。就像每次上山之前很多人问我准备好了吗,我的回答从来都是 没有,也不会有一刻是完全准备好的。 生命总是在想不到的地方给你惊喜,然后你手足无措的做出某种反应,所以真的挑战,从来不是那些准备好的东西,而是应对挑战的反应。当然,准备越充分,对惊喜的反应越合理。

最后,感谢一路遇到的帮助我的人。每一次户外经历最能体现的都是人性。还记得读小明和珊瑚的文章的时候,他们都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速攀这项运动。以此把这个希望传递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尝试不同的突破,借用基普乔格的话
– Nohuman is limited。

灰太狼7556 发表于 2019-11-6 09:19 厉害,不过第一个冰壁没150米吧,50米都没有,我都是拉着绳子就上去了,不过下次我也要尝试速攀,看能不能比小姐姐快点
去年的小哥哥说150米,我也以为没有,但是好像我的手表配速和海拔看起来又有。。可以更快的!好好计划一下还可以快不少呢!加油!( 本文作者 : VincereZ )

你说的十二登马纳斯鲁峰,那个应该是很贵的吧,他是自己开公司的?资金怎么做到的

发表于:2019-11-6 20:22


美女你好,半自助登过一次雀儿山,一直也想速登一次,能否添加微信向您咨询下相关事宜?

发表于:2019-11-6 15:02


基普乔格在1:59Challenge全马破二把人类的潜能带向另一个高度,· Duflo作为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奖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为女性书写了一个历史,· 尼玛普加成功拿到希夏邦马登顶许可即将6个月登完全球14座8000米的高山突破前所未有的极限。 人的极限在哪里? 各个领域的挑战和突破,都标志着人类对这个问题的探索。越探索,我们也越惊异于人类极限的延申,然后发现,人类有不可知的无限潜力。 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突破人类的极限。我们却都是努力生活的好青年。热爱自然,向往宽广的天地,有一颗勇于尝试不断突破自己的心。 2019一直是围绕着梦想的一年,认真有序为站上世界之巅做着准备。雀儿山就是其中一部分。 雀儿山海拔6168米,有民间传说 飞鸟也飞不过雀儿山 。正常的登山行程是要5-7天的,进山 -BC大本营适应 -C1 - C2 - 甚至C3各住一晚 - 冲顶- 下撤。大多数登山者半夜从高C2或C3出发,登顶撤到大本营也要10多个小时,有的甚至需要在山上的营地多住一天才能下撤。 玉珠峰6178m和Elbrus5642m爬得轻轻松松,加上之前几个越野站台,让我对自己今年自己体能有些把握。再去爬一个6000级别的雪山,有些平淡。加上有1-1的向导,某种程度上我可以折腾一下,于是我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尝试一天之内直接从大本营登顶。 我不把这个叫做速攀,因为真正的速攀是无向导无辅助,BCto BC的。我是有向导的,沿路会蹭登山队的帐篷和水的,甚至能不能撤回BC我都不知道。姑且叫做快速攀登吧。 有这个想法之后,我搜了一下曾经雀儿山速登的资料,川藏队记录是5小时多大本营登顶。还有一篇去年尝试快速攀登的小哥哥的文章,很详尽的记录了准备,装备,适应,路线,行程,时间。。是我计划这次尝试的基础。小哥哥的装备相当轻量,有在高C2住一晚当拉练。快速攀登是早上10点出发的,有向导,8小时51分钟登顶,然后撤到高C2休息的,第二天再回到大本营。详读了小哥哥的计划之后,我觉得是很科学的,准备直接复制这个行程。临行前还咨询了很多雪山和速攀的前辈。总的来说大家都表示可以一试并且相信我的能力,也是行前莫大的鼓励。装备 我并没有如此轻量化的装备,因为提前一周多才有这样的想法,只能尽我所能。有的一双雪山靴是LaSportiva的G2,在研究完贵的吓人的雪山靴之后,决定没有必要为了一次尝试买一双新鞋。本来想着靴子不能减重那就冰爪减重,买了一对PetzlHybrid的冰爪 - 事实证明在关键时刻穿新的装备出bug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这个冰爪虽轻,但是中间是绳子,卡不好的话很容易脱落。冰爪在一路上掉了4次。。 背包是Salomon的Agile12L越野包。虽说写的容量是12L,实际上可以塞下水袋,大羽绒服,冲锋裤,手套,各种吃的和急救的,足够我这种一天往返的行程了。 衣服是一件保暖内衣,一件PatagoniaMicro Puff (HC哥哥的推荐,超轻保暖,强推),一件冲锋衣,一件上6000的厚羽绒。下半身就是保暖裤,软壳,防雨裤。很明显,这一身装备,我需要做好天气不好随时下撤的准备。 技术装备除了安全带是我自己的轻量的BDCouloir,其他是直接在营地拿的。冰镐直接跳过,拿着登山杖就上了。 适应 计划的攀登是从10.4才开始,因为带我上山的伟哥和十二那时才能进山。而我打算10.1就去大本营适应。正好遇到之前一起登半脊峰的老朋友风向标团队进山,一路蹭进大本营。 [attach]45447191[/attach] 10.1:康定- 雀儿山大本营海拔:4050米 下午大概5点到的景区入口。 [attach]45447168[/attach] 这天是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雀儿山也发生了不少的事。一大早从康定出发的时候听说有人在雀儿山出事了,应该是15年来雀儿山出的唯一一起事故吧。听说并无任何征兆,在爬最后一个大冰壁的时候,就这样倒过去再也没起来。5点多到景区入口的时候,看到了袋子被抬出来,如同当年在列宁C2看到的一样的绿袋子。想必这一天雀儿山上下都一定忙疯了。登山玩多了,这些事也慢慢看多了。总是跟人说,越登山,越怕死。看到绿口袋的时候,也不禁唏嘘生命的不可测。收拾好心情走向大本营,到的时候天刚刚黑。藏族敬畏亡灵的仪式结束不久,火堆的火还在烧,烟雾还在缭绕。 10.2:第一次拉练海拔: 4600米 一大早被隔壁的《时代在召唤》吵醒了。没错,就是我们当年的广播体操。这适应高反的方式真是振奋人心,不知道是哪个队伍有如此的创意。    由于本身没有什么计划,于是这天往C1走了走当成拉练。走到大概4600米的,也是最陡的一段的时候开始下大雪,半路人也很少,大本营又在喊吃午饭。拉练和吃饭当然吃饭重要。撤下来到半路天气就好转了,于是一个人开始在4300的大平台跑起来。[attach]45447190[/attach] 10.3:C1拉练海拔: 4850米 前一天没上到C1,这天又穿上越野装备打算去C1遛一圈,顺便可以接应今天登顶下撤的队员们。大本营到C1是挺陡的山路,大概4公里路,爬升8000,还有一段手脚并用抓绳子爬石头。[attach]45447169[/attach][attach]45447170[/attach] 一路上都有人很好奇我的装扮,只好说去C1拉练一圈,也有人看我喘气好心的喊我休息,我只好微微一笑继续往上爬。一路超人,先是超过了登山队,又超过了背夫。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在到C1之前的大石头下面走错路,权衡了一下自己的攀岩能力,放弃了从石头直接上的想法,插回原路绕到C1。 到川藏队的帐篷边上停表- 1小时59分。记得去年那个小哥哥适应的时候是有人带的,1小时49分 - 我自己找路比他慢了10分钟,这样看起来我并不太差,应该是有能力快速攀登的。    到了C1,穿着越野鞋,过雪线往上走了走,太滑了走不动,又回来在大本营晒太阳,终于等登顶下撤的队员们。[attach]45447171[/attach][attach]45447172[/attach]
在C1晃悠的这两个小时,也成了这一次快速攀登的唯一适应拉练 下山之后C1拉练也算是完成了。[attach]45447192[/attach][attach]45447193[/attach] 去年的小哥哥是又去C2睡了一晚的。Dawa高海拔经验丰富,也和去年的小哥哥交流过,他甚至建议我如果要速攀的话先去C3走一圈适应。于是我和在大本营的老徐商量,等张伟和十二来了,十二带我去C2 5300m睡一晚,再下来休息一天,然后再快速攀登。这样可以保证我适应5000+的海拔。 老徐给我说,“你都上到C2了,又下来干嘛,试试一次性能不能上去吧。”虽然他一直这么说,但自始至终我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毕竟我并不知道自己不适应就冲顶是什么效果,而且也没有前车之鉴。直到他给我看了张伟的一条信息, 来了就上,下来就走。 我才意识到,这好像和剧本不太一样。   10.4:休整日,大本营海拔: 4050米 一番商量之后的结果是,我先在大本营好好躺着,休息好了最重要。这两天的静止心率也降到了70多,证明适应的还不错。毕竟雀儿山大本营是我今年去的含氧量最大的大本营了,4000米海拔还是青山绿水。不过在这里躺着发个呆煮个火锅,还上山干嘛。   [attach]45447222[/attach][attach]45447223[/attach][attach]45447221[/attach] 10.5:休整日,大本营海拔: 4050米 伟哥和十二终于来了。有种网友见面的喜悦。 再聊起冲顶的行程,才知道十二以为我是跳营,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C2住了要下来,毕竟休息几个小时登顶就行了。我说我不要休息几个小时,我要大本营直接登顶,休息几个小时就没意义了。 我不知道伟哥和十二当时内心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的感觉是,我有把握能登顶,只是时间问题,然后我并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撤回大本营。最近一次高海拔是8月,厄尔布鲁士的5600多,那次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我想雀儿山5500米一下应该都是没问题的,5500米以上,挺多就是慢一点走。 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技术。雀儿山有两个大冰壁,如果体能不错踢冰技术可以,速度会比较快,大多数人可能都在每个上面挂了一个多小时。去年的小哥哥冰上的能力是自信的,我今年没上技术型山峰,并不确定自己的能力。 作为90后我在山里一直算是年龄很小的。十二比我年纪还要小一岁,刚从马纳斯鲁尝试无氧到7300米回来,还是醉氧的状态。上个6000+对他来说只是从醉氧变成常态,说走就走。他说, 实在不行我把你拽上去。 就时间来说,我真的没有期待- 10小时?12小时?15小时?我不知道。  我也曾经体验过登顶很累很累,以至于几乎靠意志下撤。根据去年的数据,这是一条长10公里左右,爬升2100米的越野,听起来不长,应该也是比较干脆没什么上上下下,这样的话,只要时间足够,总是可以撤得下来。下撤如果实在太累,可以在登山队的帐篷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继续下撤。 为了预留足够的时间在白天下撤,我强烈要求早点出发。 商量之后,我们决定10.6凌晨4点出发,伟哥和老徐已经做好准备,我们一下山就连夜开车回成都。好像我成功登顶,就可以带所有人回家。 速登日海拔:4050米 - 6168米 - 4050米 登山看运气。雀儿山再一次应验我是晴天小公举。    那天并没有休息好,半夜一点多的时候被雷声吵醒。三点闹铃响的时候外面还在下冰雹,心想,惨了估计今天上不了了,又有点兴奋,可以多睡会儿了。给十二发了个消息说这天气要不要晚点走,要走的时候叫我,又睡了过去。不到4点被叫醒,说可以起床了,星星出来了。我差点以为打雷下雨只是幻觉。 BC - C1海拔: 4050米- 4850米 | 用时: 2小时11分钟C1|停留: 45分钟 事实证明不是幻觉。BC到C1上上下下走了4次,这次铺满了雪。为了保存体力,夜黑路滑,节奏起得比较慢。到C1之前的横切尤其的滑,冰雪让我不知道哪里下脚最后抓着十二和绳子硬把自己拽了上去。十二唯一的水杯也在这里光荣牺牲。 到C1之后,全身已经湿透。天慢慢也亮了。换了衣服,拍拍照,不经意间晃了大半个小时。 [attach]45447173[/attach] C1 - 高C2海拔: 4850米- 5400米 | 用时: 2小时55分钟| 高C2停留: 27分钟 出门上雪线,换了冰爪,天已大亮。十二在前面带路。据说雀儿山每年的路线都不一样,今年比去年也是换了路线。十二今年并没有来过雀儿山,前一夜下了大雪,之前的脚印都被覆盖了,我有些担心十二能不能找到路。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找路,轻车熟路的往C2的方向走。换上冰爪后20多分钟左脚冰爪就掉了,Hybrid为了减轻重量中间是绳子,买的时候HC提醒过我这个缺点,但是网评又都还好,结果没测试过的装备就发生了bug。 弄好冰爪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十二就在前面开路,我默默跟在后面。有时也忍不住想,还好雪厚十二要开路,有些空挡让我喘口气,不然应该会拉爆我自己吧。 C1到C2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冰裂缝,极其壮观。然而一路都在踩雪找路丝毫没有心情观赏。刚上5000m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一个接一个的冰裂缝小山包没有尽头,一边告诉自己不要问接着走,一边又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到C2。    走出冰裂缝区域,终于看到了C2。[attach]45447181[/attach][attach]45447182[/attach]     C2上面100米就是高C2。卡表,2小时55分钟。坐下再次穿好冰爪。状态还不错,也不累。在高C2晃了27分钟(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干嘛)。继续出发冲顶。 高C2 - 冲顶海拔: 5400米- 6168米 | 用时: 3小时35分钟| 山顶停留: 约18分钟 高C2出发不远处就是第一面大冰壁,大概150米高。 这一段用了快半个小时,刚开始踢冰很嗨,踢到一半,左脚冰爪又松了。担心冰爪滑落下冰壁很危险,于是把自己挂在绳子上脱掉了冰爪挂在身上,十二在前面踢冰,我顺着脚印,靠右腿力量踢冰和平衡,单冰爪爬完了整个冰壁。少了一直冰爪明显吃力不少,也消耗掉不少的体能。再次强调了,装备一定要测试!调整了4次冰爪之后,我们放弃了挣扎,十二脱下了他的一直冰爪给我,以他的能力,单冰爪也比我快- 在此申明,这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做法,而且有丰富登山经验之后根据对临场情况的判断和自己的能力做的决定,此时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那就会选择下撤。 换上十二的冰爪之后继续往前。这一段一直到第二个冰壁以前都是30度左右的冰坡。 [attach]45447183[/attach] 此时我对5000+的海拔也适应了不少,十二在前面走走等等,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时还跟十二聊聊天。十二说,他一直以为我是跳营在高C2住一晚登顶,他从来没想过要快速攀登,到昨天他才知道我是这么想的。我哈哈笑,那也是伟哥给你挖的坑。[attach]45447176[/attach] 这时是中午,登顶的最后两支队伍在往下撤,队员明显有些体力不支。协作们看到我上去,速度也不慢,都问哪里上来的。十二说大本营来的,5点出发的。此时大家就赞叹的点点头说加油。 快到6000的时候体能明显有些下降,不知是打雷没休息好,还是轻微高反,有微微的困意。挪到最后一个冰壁下面的时候,望着那个冰壁,十二说,5分钟就上去了,我花了25分钟。刚开始还能踢10步冰喘5下,后来变成了踢5次冰喘10下。[attach]45447178[/attach][attach]45447177[/attach] 上去的时候就差没趴在地上。 最后那个小冰坡,去年的小哥哥写的是 一分钟小跑着上去 。我是爬着上去的。[attach]45447184[/attach] 登顶,卡表 -2:32。高C2到登顶3小时35分钟。总用时9小时52分。[attach]45447185[/attach][attach]45447186[/attach][attach]45447187[/attach] 拍照,录像,给大本营打电话汇报登顶。在山上待了10多分钟。准备下撤的时候,开始变天。  下撤海拔: 6168米- 4050米 | 用时: 4小时40分钟 登顶后我们就没有再计时了,之后都是根据照片判断的时间。 快2:50的时候开始下撤。下撤的时候顶上已经白茫茫的一片。40分钟撤到C3,过了C2之后,又是冰裂缝,此时已经有各个队伍踩出的脚印,雪也被风吹走变成了冰。没有了找路的困扰,有心情欣赏风景,才意识到雀儿山真的很美。[attach]45447175[/attach][attach]45447174[/attach] 也才发现,原来我们来的时候都是在冰裂缝上走的啊!然后我们完全没有结组啊!然后我们走了这么长的距离啊! 我已经不知道是几点到的C1了,C2到C1后半程的上上下下磨得我很疲惫,这次是真的困了,也饿了。人在疲惫的时候会觉得时间无限延长。此时我只想到C1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慢慢下山。 到C1,登山的队员们在帐篷里休息,很热情的迎接我们,嘘寒问暖。我贪婪的接受着他们的好意,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更多的表示内心的感谢。大概在C1待了一个多小时,吃了饼喝了阔落,再不下山就要天黑的时候,终于把自己挪出了帐篷。 C1到BC这一段前两次我都是不用杖跑下去的,这次却一丢杖就摔。也真的是累了。双杖一步一步往下走,感觉下了一辈子的山。到大本营的时候老徐出来接我们,这时候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刚好消失。看到老徐伟哥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给了大大的拥抱。我想,总算是在天黑前下来了。 反思 4:40 -19:30: 14小时50分钟。我挺满意。 如果有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 装备 这次装备从两个方面不够成熟。 首先,一定要用自己熟悉的装备或是测试新装备。冰爪不稳对整个过程造成了诸多不便,如果不是十二能力够强而且愿意带我,那一只冰爪在攀冰过程中脱落之后我可能就要下撤。 其次,装备还可以更轻量化。G2对速攀来说略重,头盔我用的大本营的BD,并不是轻量化产品,登山杖我也没带越野杖是徒步杖。 2. 适应 如果真的要挑战时间,那么上5000+米适应一次还是有必要的。一是熟悉C1-C2冰裂缝一带的地形,走过一次的路第二次一般都会更快更省力;二是海拔上的适应。 3. 换装和休息的时间安排 这次每个休息点耽误的时间都不短,并没有认真计划每个休息点做事的顺序,都是靠常识。计划好的话可以减少一半的休息时间。 4. 攀冰技术 踢冰技术明显不够成熟。冬天好好练练。。 环境 这次在BC到C1上上下下都看到很多登山者留下的垃圾。拉练的时候有能力,尽我们所能的把路上的垃圾带下山了。但是我们能做的只是一点点,每个人都做一点点才能留下山本来的子。 [attach]45447180[/attach][attach]45447179[/attach]
登过这么多山,雀儿山的美真是名不虚传。由于速登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拍照,下山找朋友要了一些照片。 [attach]45447250[/attach][attach]45447244[/attach][attach]45447245[/attach][attach]45447246[/attach][attach]45447247[/attach][attach]45447248[/attach][attach]45447249[/attach] 总结 这是一次BC-Summit-BC的尝试。和真正的速攀FastestKnown Time (FKT)有很大的区别。 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高海拔登山爱好者和越野爱好者,对体能和潜力的测试和突破,并没有想过要设下什么纪录。我知道如果我成功,大概是第一个这样一天上下雀儿山的女性。但是这个所谓的纪录分分钟能被很多有能力而只是没干这件事的人突破。然而我还是希望能够去挑战。 因为挑战自己的潜能不需要拘于任何一种形式,不需要给任何人看,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我只需要知道,设定一个自己可以尝试的目标+ 计算可能存在的,可控的和能接受的风险,做好考虑最坏打算之内的一切可以想到的准备+ 没有期望,成功和失败都能坦然接受的心态- 然后我就可以尽自己的努力去尝试。 这个过程并不是完美的,在如此多的变量下,也不会有所谓的完美。就像每次上山之前很多人问我准备好了吗,我的回答从来都是 没有,也不会有一刻是完全准备好的。 生命总是在想不到的地方给你惊喜,然后你手足无措的做出某种反应,所以真的挑战,从来不是那些准备好的东西,而是应对挑战的反应。当然,准备越充分,对惊喜的反应越合理。 最后,感谢一路遇到的帮助我的人。每一次户外经历最能体现的都是人性。还记得读小明和珊瑚的文章的时候,他们都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速攀这项运动。以此把这个希望传递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尝试不同的突破,借用基普乔格的话 – Nohuman is limited。
这里大部分内容我都第一次看到,但我却看的津津有味,丝丝入扣,字里行间流露出真诚,踏实,我没有去过高海拔的山,但我能感受到你的优秀,年轻、坚持、努力,做自己就好,不夸大,不急躁,祝你好运!
厉害,不过第一个冰壁没150米吧,50米都没有,我都是拉着绳子就上去了,不过下次我也要尝试速攀,看能不能比小姐姐快点

发表于:2019-11-6 09:19


基普乔格在1:59Challenge全马破二把人类的潜能带向另一个高度,· Duflo作为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奖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为女性书写了一个历史,· 尼玛普加成功拿到希夏邦马登顶许可即将6个月登完全球14座8000米的高山突破前所未有的极限。 人的极限在哪里? 各个领域的挑战和突破,都标志着人类对这个问题的探索。越探索,我们也越惊异于人类极限的延申,然后发现,人类有不可知的无限潜力。 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突破人类的极限。我们却都是努力生活的好青年。热爱自然,向往宽广的天地,有一颗勇于尝试不断突破自己的心。 2019一直是围绕着梦想的一年,认真有序为站上世界之巅做着准备。雀儿山就是其中一部分。 雀儿山海拔6168米,有民间传说 飞鸟也飞不过雀儿山 。正常的登山行程是要5-7天的,进山 -BC大本营适应 -C1 - C2 - 甚至C3各住一晚 - 冲顶- 下撤。大多数登山者半夜从高C2或C3出发,登顶撤到大本营也要10多个小时,有的甚至需要在山上的营地多住一天才能下撤。 玉珠峰6178m和Elbrus5642m爬得轻轻松松,加上之前几个越野站台,让我对自己今年自己体能有些把握。再去爬一个6000级别的雪山,有些平淡。加上有1-1的向导,某种程度上我可以折腾一下,于是我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尝试一天之内直接从大本营登顶。 我不把这个叫做速攀,因为真正的速攀是无向导无辅助,BCto BC的。我是有向导的,沿路会蹭登山队的帐篷和水的,甚至能不能撤回BC我都不知道。姑且叫做快速攀登吧。 有这个想法之后,我搜了一下曾经雀儿山速登的资料,川藏队记录是5小时多大本营登顶。还有一篇去年尝试快速攀登的小哥哥的文章,很详尽的记录了准备,装备,适应,路线,行程,时间。。是我计划这次尝试的基础。小哥哥的装备相当轻量,有在高C2住一晚当拉练。快速攀登是早上10点出发的,有向导,8小时51分钟登顶,然后撤到高C2休息的,第二天再回到大本营。详读了小哥哥的计划之后,我觉得是很科学的,准备直接复制这个行程。临行前还咨询了很多雪山和速攀的前辈。总的来说大家都表示可以一试并且相信我的能力,也是行前莫大的鼓励。装备 我并没有如此轻量化的装备,因为提前一周多才有这样的想法,只能尽我所能。有的一双雪山靴是LaSportiva的G2,在研究完贵的吓人的雪山靴之后,决定没有必要为了一次尝试买一双新鞋。本来想着靴子不能减重那就冰爪减重,买了一对PetzlHybrid的冰爪 - 事实证明在关键时刻穿新的装备出bug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这个冰爪虽轻,但是中间是绳子,卡不好的话很容易脱落。冰爪在一路上掉了4次。。 背包是Salomon的Agile12L越野包。虽说写的容量是12L,实际上可以塞下水袋,大羽绒服,冲锋裤,手套,各种吃的和急救的,足够我这种一天往返的行程了。 衣服是一件保暖内衣,一件PatagoniaMicro Puff (HC哥哥的推荐,超轻保暖,强推),一件冲锋衣,一件上6000的厚羽绒。下半身就是保暖裤,软壳,防雨裤。很明显,这一身装备,我需要做好天气不好随时下撤的准备。 技术装备除了安全带是我自己的轻量的BDCouloir,其他是直接在营地拿的。冰镐直接跳过,拿着登山杖就上了。 适应 计划的攀登是从10.4才开始,因为带我上山的伟哥和十二那时才能进山。而我打算10.1就去大本营适应。正好遇到之前一起登半脊峰的老朋友风向标团队进山,一路蹭进大本营。 [attach]45447191[/attach] 10.1:康定- 雀儿山大本营海拔:4050米 下午大概5点到的景区入口。 [attach]45447168[/attach] 这天是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雀儿山也发生了不少的事。一大早从康定出发的时候听说有人在雀儿山出事了,应该是15年来雀儿山出的唯一一起事故吧。听说并无任何征兆,在爬最后一个大冰壁的时候,就这样倒过去再也没起来。5点多到景区入口的时候,看到了袋子被抬出来,如同当年在列宁C2看到的一样的绿袋子。想必这一天雀儿山上下都一定忙疯了。登山玩多了,这些事也慢慢看多了。总是跟人说,越登山,越怕死。看到绿口袋的时候,也不禁唏嘘生命的不可测。收拾好心情走向大本营,到的时候天刚刚黑。藏族敬畏亡灵的仪式结束不久,火堆的火还在烧,烟雾还在缭绕。 10.2:第一次拉练海拔: 4600米 一大早被隔壁的《时代在召唤》吵醒了。没错,就是我们当年的广播体操。这适应高反的方式真是振奋人心,不知道是哪个队伍有如此的创意。    由于本身没有什么计划,于是这天往C1走了走当成拉练。走到大概4600米的,也是最陡的一段的时候开始下大雪,半路人也很少,大本营又在喊吃午饭。拉练和吃饭当然吃饭重要。撤下来到半路天气就好转了,于是一个人开始在4300的大平台跑起来。[attach]45447190[/attach] 10.3:C1拉练海拔: 4850米 前一天没上到C1,这天又穿上越野装备打算去C1遛一圈,顺便可以接应今天登顶下撤的队员们。大本营到C1是挺陡的山路,大概4公里路,爬升8000,还有一段手脚并用抓绳子爬石头。[attach]45447169[/attach][attach]45447170[/attach] 一路上都有人很好奇我的装扮,只好说去C1拉练一圈,也有人看我喘气好心的喊我休息,我只好微微一笑继续往上爬。一路超人,先是超过了登山队,又超过了背夫。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在到C1之前的大石头下面走错路,权衡了一下自己的攀岩能力,放弃了从石头直接上的想法,插回原路绕到C1。 到川藏队的帐篷边上停表- 1小时59分。记得去年那个小哥哥适应的时候是有人带的,1小时49分 - 我自己找路比他慢了10分钟,这样看起来我并不太差,应该是有能力快速攀登的。    到了C1,穿着越野鞋,过雪线往上走了走,太滑了走不动,又回来在大本营晒太阳,终于等登顶下撤的队员们。[attach]45447171[/attach][attach]45447172[/attach]
在C1晃悠的这两个小时,也成了这一次快速攀登的唯一适应拉练 下山之后C1拉练也算是完成了。[attach]45447192[/attach][attach]45447193[/attach] 去年的小哥哥是又去C2睡了一晚的。Dawa高海拔经验丰富,也和去年的小哥哥交流过,他甚至建议我如果要速攀的话先去C3走一圈适应。于是我和在大本营的老徐商量,等张伟和十二来了,十二带我去C2 5300m睡一晚,再下来休息一天,然后再快速攀登。这样可以保证我适应5000+的海拔。 老徐给我说,“你都上到C2了,又下来干嘛,试试一次性能不能上去吧。”虽然他一直这么说,但自始至终我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毕竟我并不知道自己不适应就冲顶是什么效果,而且也没有前车之鉴。直到他给我看了张伟的一条信息, 来了就上,下来就走。 我才意识到,这好像和剧本不太一样。   10.4:休整日,大本营海拔: 4050米 一番商量之后的结果是,我先在大本营好好躺着,休息好了最重要。这两天的静止心率也降到了70多,证明适应的还不错。毕竟雀儿山大本营是我今年去的含氧量最大的大本营了,4000米海拔还是青山绿水。不过在这里躺着发个呆煮个火锅,还上山干嘛。   [attach]45447222[/attach][attach]45447223[/attach][attach]45447221[/attach] 10.5:休整日,大本营海拔: 4050米 伟哥和十二终于来了。有种网友见面的喜悦。 再聊起冲顶的行程,才知道十二以为我是跳营,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C2住了要下来,毕竟休息几个小时登顶就行了。我说我不要休息几个小时,我要大本营直接登顶,休息几个小时就没意义了。 我不知道伟哥和十二当时内心是怎么想的。 我当时的感觉是,我有把握能登顶,只是时间问题,然后我并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撤回大本营。最近一次高海拔是8月,厄尔布鲁士的5600多,那次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我想雀儿山5500米一下应该都是没问题的,5500米以上,挺多就是慢一点走。 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技术。雀儿山有两个大冰壁,如果体能不错踢冰技术可以,速度会比较快,大多数人可能都在每个上面挂了一个多小时。去年的小哥哥冰上的能力是自信的,我今年没上技术型山峰,并不确定自己的能力。 作为90后我在山里一直算是年龄很小的。十二比我年纪还要小一岁,刚从马纳斯鲁尝试无氧到7300米回来,还是醉氧的状态。上个6000+对他来说只是从醉氧变成常态,说走就走。他说, 实在不行我把你拽上去。 就时间来说,我真的没有期待- 10小时?12小时?15小时?我不知道。  我也曾经体验过登顶很累很累,以至于几乎靠意志下撤。根据去年的数据,这是一条长10公里左右,爬升2100米的越野,听起来不长,应该也是比较干脆没什么上上下下,这样的话,只要时间足够,总是可以撤得下来。下撤如果实在太累,可以在登山队的帐篷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继续下撤。 为了预留足够的时间在白天下撤,我强烈要求早点出发。 商量之后,我们决定10.6凌晨4点出发,伟哥和老徐已经做好准备,我们一下山就连夜开车回成都。好像我成功登顶,就可以带所有人回家。 速登日海拔:4050米 - 6168米 - 4050米 登山看运气。雀儿山再一次应验我是晴天小公举。    那天并没有休息好,半夜一点多的时候被雷声吵醒。三点闹铃响的时候外面还在下冰雹,心想,惨了估计今天上不了了,又有点兴奋,可以多睡会儿了。给十二发了个消息说这天气要不要晚点走,要走的时候叫我,又睡了过去。不到4点被叫醒,说可以起床了,星星出来了。我差点以为打雷下雨只是幻觉。 BC - C1海拔: 4050米- 4850米 | 用时: 2小时11分钟C1|停留: 45分钟 事实证明不是幻觉。BC到C1上上下下走了4次,这次铺满了雪。为了保存体力,夜黑路滑,节奏起得比较慢。到C1之前的横切尤其的滑,冰雪让我不知道哪里下脚最后抓着十二和绳子硬把自己拽了上去。十二唯一的水杯也在这里光荣牺牲。 到C1之后,全身已经湿透。天慢慢也亮了。换了衣服,拍拍照,不经意间晃了大半个小时。 [attach]45447173[/attach] C1 - 高C2海拔: 4850米- 5400米 | 用时: 2小时55分钟| 高C2停留: 27分钟 出门上雪线,换了冰爪,天已大亮。十二在前面带路。据说雀儿山每年的路线都不一样,今年比去年也是换了路线。十二今年并没有来过雀儿山,前一夜下了大雪,之前的脚印都被覆盖了,我有些担心十二能不能找到路。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找路,轻车熟路的往C2的方向走。换上冰爪后20多分钟左脚冰爪就掉了,Hybrid为了减轻重量中间是绳子,买的时候HC提醒过我这个缺点,但是网评又都还好,结果没测试过的装备就发生了bug。 弄好冰爪继续往前走,一路上十二就在前面开路,我默默跟在后面。有时也忍不住想,还好雪厚十二要开路,有些空挡让我喘口气,不然应该会拉爆我自己吧。 C1到C2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冰裂缝,极其壮观。然而一路都在踩雪找路丝毫没有心情观赏。刚上5000m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一个接一个的冰裂缝小山包没有尽头,一边告诉自己不要问接着走,一边又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到C2。    走出冰裂缝区域,终于看到了C2。[attach]45447181[/attach][attach]45447182[/attach]     C2上面100米就是高C2。卡表,2小时55分钟。坐下再次穿好冰爪。状态还不错,也不累。在高C2晃了27分钟(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干嘛)。继续出发冲顶。 高C2 - 冲顶海拔: 5400米- 6168米 | 用时: 3小时35分钟| 山顶停留: 约18分钟 高C2出发不远处就是第一面大冰壁,大概150米高。 这一段用了快半个小时,刚开始踢冰很嗨,踢到一半,左脚冰爪又松了。担心冰爪滑落下冰壁很危险,于是把自己挂在绳子上脱掉了冰爪挂在身上,十二在前面踢冰,我顺着脚印,靠右腿力量踢冰和平衡,单冰爪爬完了整个冰壁。少了一直冰爪明显吃力不少,也消耗掉不少的体能。再次强调了,装备一定要测试!调整了4次冰爪之后,我们放弃了挣扎,十二脱下了他的一直冰爪给我,以他的能力,单冰爪也比我快- 在此申明,这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做法,而且有丰富登山经验之后根据对临场情况的判断和自己的能力做的决定,此时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那就会选择下撤。 换上十二的冰爪之后继续往前。这一段一直到第二个冰壁以前都是30度左右的冰坡。 [attach]45447183[/attach] 此时我对5000+的海拔也适应了不少,十二在前面走走等等,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时还跟十二聊聊天。十二说,他一直以为我是跳营在高C2住一晚登顶,他从来没想过要快速攀登,到昨天他才知道我是这么想的。我哈哈笑,那也是伟哥给你挖的坑。[attach]45447176[/attach] 这时是中午,登顶的最后两支队伍在往下撤,队员明显有些体力不支。协作们看到我上去,速度也不慢,都问哪里上来的。十二说大本营来的,5点出发的。此时大家就赞叹的点点头说加油。 快到6000的时候体能明显有些下降,不知是打雷没休息好,还是轻微高反,有微微的困意。挪到最后一个冰壁下面的时候,望着那个冰壁,十二说,5分钟就上去了,我花了25分钟。刚开始还能踢10步冰喘5下,后来变成了踢5次冰喘10下。[attach]45447178[/attach][attach]45447177[/attach] 上去的时候就差没趴在地上。 最后那个小冰坡,去年的小哥哥写的是 一分钟小跑着上去 。我是爬着上去的。[attach]45447184[/attach] 登顶,卡表 -2:32。高C2到登顶3小时35分钟。总用时9小时52分。[attach]45447185[/attach][attach]45447186[/attach][attach]45447187[/attach] 拍照,录像,给大本营打电话汇报登顶。在山上待了10多分钟。准备下撤的时候,开始变天。  下撤海拔: 6168米- 4050米 | 用时: 4小时40分钟 登顶后我们就没有再计时了,之后都是根据照片判断的时间。 快2:50的时候开始下撤。下撤的时候顶上已经白茫茫的一片。40分钟撤到C3,过了C2之后,又是冰裂缝,此时已经有各个队伍踩出的脚印,雪也被风吹走变成了冰。没有了找路的困扰,有心情欣赏风景,才意识到雀儿山真的很美。[attach]45447175[/attach][attach]45447174[/attach] 也才发现,原来我们来的时候都是在冰裂缝上走的啊!然后我们完全没有结组啊!然后我们走了这么长的距离啊! 我已经不知道是几点到的C1了,C2到C1后半程的上上下下磨得我很疲惫,这次是真的困了,也饿了。人在疲惫的时候会觉得时间无限延长。此时我只想到C1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慢慢下山。 到C1,登山的队员们在帐篷里休息,很热情的迎接我们,嘘寒问暖。我贪婪的接受着他们的好意,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更多的表示内心的感谢。大概在C1待了一个多小时,吃了饼喝了阔落,再不下山就要天黑的时候,终于把自己挪出了帐篷。 C1到BC这一段前两次我都是不用杖跑下去的,这次却一丢杖就摔。也真的是累了。双杖一步一步往下走,感觉下了一辈子的山。到大本营的时候老徐出来接我们,这时候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刚好消失。看到老徐伟哥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给了大大的拥抱。我想,总算是在天黑前下来了。 反思 4:40 -19:30: 14小时50分钟。我挺满意。 如果有一些可以做得更好的- 装备 这次装备从两个方面不够成熟。 首先,一定要用自己熟悉的装备或是测试新装备。冰爪不稳对整个过程造成了诸多不便,如果不是十二能力够强而且愿意带我,那一只冰爪在攀冰过程中脱落之后我可能就要下撤。 其次,装备还可以更轻量化。G2对速攀来说略重,头盔我用的大本营的BD,并不是轻量化产品,登山杖我也没带越野杖是徒步杖。 2. 适应 如果真的要挑战时间,那么上5000+米适应一次还是有必要的。一是熟悉C1-C2冰裂缝一带的地形,走过一次的路第二次一般都会更快更省力;二是海拔上的适应。 3. 换装和休息的时间安排 这次每个休息点耽误的时间都不短,并没有认真计划每个休息点做事的顺序,都是靠常识。计划好的话可以减少一半的休息时间。 4. 攀冰技术 踢冰技术明显不够成熟。冬天好好练练。。 环境 这次在BC到C1上上下下都看到很多登山者留下的垃圾。拉练的时候有能力,尽我们所能的把路上的垃圾带下山了。但是我们能做的只是一点点,每个人都做一点点才能留下山本来的子。 [attach]45447180[/attach][attach]45447179[/attach]
登过这么多山,雀儿山的美真是名不虚传。由于速登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拍照,下山找朋友要了一些照片。 [attach]45447250[/attach][attach]45447244[/attach][attach]45447245[/attach][attach]45447246[/attach][attach]45447247[/attach][attach]45447248[/attach][attach]45447249[/attach] 总结 这是一次BC-Summit-BC的尝试。和真正的速攀FastestKnown Time (FKT)有很大的区别。 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高海拔登山爱好者和越野爱好者,对体能和潜力的测试和突破,并没有想过要设下什么纪录。我知道如果我成功,大概是第一个这样一天上下雀儿山的女性。但是这个所谓的纪录分分钟能被很多有能力而只是没干这件事的人突破。然而我还是希望能够去挑战。 因为挑战自己的潜能不需要拘于任何一种形式,不需要给任何人看,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我只需要知道,设定一个自己可以尝试的目标+ 计算可能存在的,可控的和能接受的风险,做好考虑最坏打算之内的一切可以想到的准备+ 没有期望,成功和失败都能坦然接受的心态- 然后我就可以尽自己的努力去尝试。 这个过程并不是完美的,在如此多的变量下,也不会有所谓的完美。就像每次上山之前很多人问我准备好了吗,我的回答从来都是 没有,也不会有一刻是完全准备好的。 生命总是在想不到的地方给你惊喜,然后你手足无措的做出某种反应,所以真的挑战,从来不是那些准备好的东西,而是应对挑战的反应。当然,准备越充分,对惊喜的反应越合理。 最后,感谢一路遇到的帮助我的人。每一次户外经历最能体现的都是人性。还记得读小明和珊瑚的文章的时候,他们都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速攀这项运动。以此把这个希望传递下去。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尝试不同的突破,借用基普乔格的话 – Nohuman is limited。
上一篇:Ueli Steck_户外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