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未完成的远行(记重装穿越郭喀拉南北线)

2019-12-01 02:02:01 栏目 : 活动 围观 : 评论

6月16日凌晨2:00时,我和如风、小菌带着些许惆怅,飞回了各自温馨的家,一次未完成的徒步远行就这样悄然结束了。

现回想起6号从武汉飞拉萨,再从拉萨到林芝,8号进山,本想在我芳龄五十开外能来个收官之作,但因天气人为等因素,我们孝感三人在行走第五天就集体下撤,未能如期走完全程,只能留下念想……。

借用网络照片

领队如风(8264驴友户外论坛网孝感版主)浑身散发着感性、坚持、自我、真实、一往无前和骨子里的一点执拗。其线路策划识别能力和沟通协调能力极强,记忆力非凡,善于地理位置及气象分析,喜好摄影、游泳、篮球等运动,甚至玩铁人三项,体能超好,尤其是舍得吃苦并帮助他人。这些也都是我铁定跟他徒步多年的原因,两个字“信任”。

领队如风

郭喀拉日居南北穿越线,难度系数为7.5级。正是因为此系数让领队如风在半年前就开始酝酿,精心投入一个月时间,综合考虑海拔适应性、风景指数、难度强度、气流方向等因素,借鉴他人成功经验基础上,精心设计出南北穿越线路四条(其中一条为反穿),并从中选择了一条最适合我们行走的穿越线路,该线包含一条主路线及两条下撤路线,计划9天完成。
由于网约徒步人员几经变化,最终,确定徒步穿越时间为2019年6月8日-16日。穿越团队且由两个小组组成,一组领队如风(孝感)。成员:小菌(孝感)、丝语(女、孝感)、玫瑰(女、宜昌)。二组领队大山(南京),成员:夏商周(南京)、双双(女、老家十堰)。两组商定,除时间、宿营地大致相同,线路最后一天略不相同外,均各自为阵。
6号 下午两点武汉飞拉萨,7点入住“藏地故事”主题客栈,随后到布达拉宫后街喝羊肉汤,购买气罐,晚9点在客栈与领队大山等3人见面,熟悉彼此,一起商议线路事宜。

左:领队大山 右:领队如风


7号 我们三人微感高反不适,在兴奋中游览了布达拉宫,听着讲解,感受着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那首诗“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下午四点拉萨城采购物质。

8号(day01)

早上6:30分,包车师傅扎西准时等候在客栈门前,他的小中巴车对于我们七人团队有些拥挤,有几人的背包被扎西牢牢的系在了车顶架上。听说他前几天送过一批人进山,对线路很熟悉,领队们也省了不少心。通往林芝新修的高速公路特别好走,全程没能见到几辆同行的车。在巴河食中餐,继续沿318国道直至米林县城,这一路大家兴致勃勃,感受雪域高原独有的气息。尤其是玫瑰,一路兴奋不已,隔着车窗左拍右拍。

左:玫瑰 中:双双 右:丝语

左起:夏商周、大山、小菌、玫瑰、丝语、如风、双双

整理装备

与80后双双合影

因出发前如风就听说进山有牧民自设关卡,防止外来人等进山采虫草,或许是因为我们人品太好了,成功避开虫草关卡,又因修路,扎西师傅一路把我们送到距雁东飞第一个营地只有1公里的位置才停车,看时间是下午2:30分,手机信号仍有。按照今天的行走计划应该徒步3公里,爬升200米左右,然而我们实际往前又赶了近六公里。由于玫瑰背负的重量如风说有45斤,在我们徒步没一会儿,她就被落在了后面,期间有两处紧贴石壁过河处,如风担心她过河有困难,在过木桥时让大山他们和我们稍作休息,自己卸下背包返回去接玫瑰。回来时只见如风背着玫瑰的背包,头顶冒着热气,胸口起伏厉害,甚是心疼。看时间我们已经等了近40分钟。

过了木桥,一路缓慢爬升,17:30分在河边找了个平坦地儿扎营,此时小雨绵绵。领队大山他们三人选择了离我们营地1公里的位置扎营。可怜的玫瑰一路整理背包,一路慢行,几乎晚我们一个小时到营地。今天海拔从3200米走到3500米,实际徒步距离7公里。

玫瑰做晚餐

9号(day02),早上6点醒来,出帐篷观景。由于昨夜营地海拔3500米,头枕着河滔声也丝毫没能影响我们正常休息,到是断断续续的小雨将帐篷打湿,无疑给今天的行走又增加了份量。今天计划行走大约15公里,拔高1200米左右到侧背岗附近木屋营地扎营。我们三人简单吃了稀饭、饼和腐乳。由于玫瑰是单人作战,见她吃着面条很享受的样子。8点准时出发。一路都在原生态丛林中行走,还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声,空气格外饴人,小菌边走边给落在后面的玫瑰留标记。大约10点多迎面遇见两帅哥,告诉我们前面的路况,应直接过横倒在河流的树桥,不然会绕好远,让我们很是感激。

10点半左右,我们行至独木桥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一棵硕大的树杆横倒在河床上完美连接两岸,树身长满了青苔,河水拍打着暗石浅起滚滚浪花并发出呼啸声,让人心生恐惧。如风第一个上树桥,见他想直接走过去样子顿时吓坏了我和小菌,后又见他慢慢伏下身子,两腿胯夹住树杆,两手掌用力下压树杆并支撑身体往前慢慢摞动,只见树杆随着他的频率微微上下抖动,哎,当时我的心啦都快悬在嗓子眼了,好在他顺利通过,在河对岸指挥我依照他的方法渡河。当时我切身体会到,背负着重装包,看着湍急的河水,听着河水咆哮声头发晕,眼发花。为了不让身体两边晃,始终用核心力量稳定身体,直至安全到达河对岸才敢松懈下来,TMD的太刺激了。小菌最后一个过河,军人出身,感觉他比我们轻松许多,但也有些许紧张。在我们焦急等待玫瑰大约半小时后,才见玫瑰的身影出现在河对岸,如风连忙招呼她并指挥她用同样的方式过河,那一刻,我们都看到了她感激的眼神。感激之余她让你们先走,自己随后跟上,此时天空又开始喷起了小毛毛雨。

如风

丝语

小菌你是不是还想再过一次列。

玫瑰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前爬。

中午12点,饥饿感来袭,我们利用蒸米饭、吃咸鱼的时间等玫瑰,近一个小时未见她身影,决定再次启程,随后又分别遇见了一下撤帅哥及3男一女,后来得知是 “wei胖”他们,均是因天气原因而下撤,让我们心越走越慌。
穿过原始森林,走入杜鹃林,踏过溪流和沼泽,深一脚浅一脚,尤其是侧背岗以后的路爬升大,似抛物线,几起几伏,稀泥和乱石组成的羊肠小路很消耗体能。如风和小菌背的都是公共物资,“累”字尽显!晚上7点半终于到木屋营地,和大山他们仨会合了(因前一晚营地相隔3公里,加上等玫瑰的时间,大山三人早我们2个多小时到达)。今天徒步时间11个半小时,营地海拔4420米,身体很有些疲劳。玫瑰几乎晚我们一个多小时才到营地。接下来生起篝火,吃着火锅,听着音乐慢慢入眠。 10号(day03) 今天计划行走12公里,翻越5022米的雅布垭口,在雅布曲错湖边营地扎营。
清晨我站在木屋旁山坡上眺望,雨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停了,风也屏住了呼吸,山中一切变得非常幽静,一看便知天气晴好。山坡下面大山、双双和玫瑰抖着被雨水打湿的帐篷(昨夜他们选择在外露营),而我们和夏夏的帐篷都被木屋内的水气打湿。无疑,背包的重量啊丝毫不减。

出发没多久便是沼泽,鞋子走成这样了。

双双精神抖擞的

怪石头路来张影子照

如风在拍大片

如风好像胃口不太好,只吃了几口面条,担忧中。继续8点出发,今天大山他们仨与我们四人同行。一路经过沼泽、措足塘牧场,于11点20到达扇贝措,鲜花、海子、高耸的雪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短暂休息午餐后(如风只吃了点水果),我们继续向呈目测50多度角的垭口缓慢爬升。

越往上行,坡度更陡,全是巨石一块紧挨着一块,越靠近垭口,长满了青苔的石块就越多。抬头望,大山他们仨始终在我右上方300米的样子,我可以很好的跟着他们的大致方向巡找捷径。很快,我来到离垭口30米的地方,有一呈90度的坡坎,大概1.5米的高度,男同胞可以轻松爬上去,女同胞还是需要人推或拉一把。估计是夏商周预见我有困难,在那里等候我并拉我上去,借用范伟台词“谢谢啊”。

当我们三人齐刷刷的站在垭口时已是下午2点20分。放眼回望来时的方向,四周雪山簇拥着扇贝措,像四位护甲长年守护着沉睡的女王一般。垭口背面的积雪目测有半人多厚,无疑给下山增加了危险系数。为放松心情,我们六人在垭口疯狂拍照、合影。此时,如风努力找巡着后面玫瑰的身影,由于垭口风大,很明显已经等不及玫瑰赶来,便冒着危险小心翼翼的带领大家开始下垭口。

左起:双双、大山、夏商周

我们小心翼翼的紧跟在如风后面,见他好几次一脚踏空踩进雪洞里,直没大腿,并用力抽出,然后采用滑雪方式滑行一段,当时即担心又觉得他很老道。我两次踏空,脚悬空中踩不到底的感觉让我手忙脚乱,嘴里发出尖叫。佩服并体会如风勇敢的在前面为我们迂回探路的艰辛。由于都穿着速干裤,雪水直接渗透裤子,冰冷刺骨,手冻的通红,其实当时大家都同处一样的境地,有着同样的感受。 渐渐下到雪线处便是杜鹃林,此时没有任何路迹,如风只能边下边观察,有时非常好下的地儿却出现了悬崖,不得不又重新绕行。大家屏住呼吸,紧跟其后。在一杜鹃根部泥土与大石头接壤部如风踩松了泥土,差点失足,让我们后面的人倒吸了口凉气。就这样,我们脚 踩杜鹃枝(枝条有弹性),双拐作支撑,Z字型的绕开了一处又一处的悬崖绝壁,有时衣服和裤子被枝条挂住,只能用身体使劲往前用力奔才能甩掉枝条缠绕。短短200米的下降距离走了一个多小时,让我们苦不堪言啊。
4点20我们终于平安下到谷底,眼见营地就在前方,然而,摆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大片沼泽“盛宴”。

快下到山脚才有机会拍(如风拍)

如风探路

只见背包不见人


领队如风和大山他们两人各自分头寻找着出路,我跟随如风向右前方摸索前行。由于心慌,没走几步就一脚踩滑落入水中,一只鞋子进水。我从未见过看似平静的沼泽突出的草垛下方,竟然是流动的清澈的河水,有些小水坑尽然还有小鱼在安静的游来游去。脚踩在草垛上要迅速跳跃才不至于陷下去,且脚下要省力而幅度也不能太大。向左侧望去,双双和夏夏也在那边迂回徘徊,向后看正好看见小菌原地静观两边的进展情况,哈哈。此时,只见如风直接脱掉鞋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趟过去了,我不敢,对冰冷刺骨的河水我心有余悸。于是我选择放弃跟随如风,回头向左也就是大山行走的方向与小菌会合并向左绕行。双双和夏夏也是直接脱鞋打赤脚在冰冷的水中趟过沼泽地。如风在对面观察着我和小菌的动向,那时,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直接横切过去,左绕右弯的,临近对岸时如风打着赤脚迎上来接过我的背包领着我们走出了沼泽。后来如风告知,应该下山后往右边一直沿石坡行走,现在是雨季,沿轨迹中间横切是很难行走的。就这一片沼泽,我们将近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一时间段根本就没时间拍照啊)

小菌

如风

沼泽右侧两巨石似金字塔

6点20左右我们终于到达营地,这一路下来,相当于过了“三关”:雪关、杜鹃林关和沼泽关,我个人认为,一关比一关难。等我们支起帐篷后,发现如风斜靠在一小块石头上,脸色苍白,由于一天没怎么进食,加之负重和带领大家过“三关”,身心很疲惫,晚餐已吃不下任何东西,站在营地直接吐清水。

这张照片没能拍出“三关”的特点。


晚8时许,当大家都还在篷内叙话时,忽听得山坡上传来很重的喘气声,马上想到会不会是玫瑰啊,果然,掀起帐篷门,只见玫瑰裤脚高高挽起,脚穿潜水袜,满头是汗的出现在营地儿,我的天儿啊,她一个人是怎么下雪山的,怎么过的杜鹃林,怎么穿过沼泽的啊。玫瑰,啧啧啧,你真是女中豪杰啊。

今天行程10公里左右,拔升700米,下降600米,营地海拔4630米。

一直没机会与玫瑰拍照,只有这张了。


11号(day04)今天计划行走约20公里,累积爬升350米,下降750米,扎营多堆牛
棚营地。
清晨和双双他们仨简单告别,因为他们已走线为主,早我们拔营。玫瑰也早我们40分钟离开营地。由于如风整晚没吃没喝,早上见他脸色极差,只能晚些时再出发。大约9点左右,太阳微出,抖晒帐篷上的积冰,整理背包。如风算是勉强进了点食,状态微微好转。9:30时继续我们的征途。


雅布曲错营地出发,沿湖左边一路行走,基本是下坡路,也有几处起伏,一路上不断的过河,过牛棚珊栏,河谷相对开阔,沿路开满了高山杜鹃,大约中午2点左右到达桑白泉牛棚,牧场上开满了黄色的小花朵,如风说他真想躺在花丛中睡上一觉,看来他确实很累。当我们4点半左右赶到多堆牛棚一牧民家门前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阵雨,这一家人盛情邀请我们进屋休息,双手端上酥油茶。19岁的小女主人名叫乔德吉,特意为我们打制烙饼,那份真诚与质朴深深感动了我们。阵雨后仍然下着小雨,玫瑰披着雨披晚我们1小时到达。6时许雨停,我们告别牧民,过河后远远见一空牧民房,门前一女牧民老远向我们招手并示意我们进屋,升起屋中央的篝火。那时,浓浓的暖意袭身,好不舒服。
今天晚餐整的也好,如风做的洋葱炒牛肉,苏泊汤,臭豆腐,小麻鱼,阴米饭,好饱。21点半休息,不用扎帐篷,席地而卧,一觉天亮。

翻越栅栏

开满鲜花的草原

与央宗合影

乔德吉(19岁)为我们做面饼

乔德吉父母

离别乔家时合影留念

青宗为我们升起篝火

如风带着疲惫身躯为我们做晚餐


12号(day05)昨夜屋里的篝火余热让人真不想起。可是不行啊,今天计划还要翻越海拔4920米的雅拉垭口,赶到强嘎靶果牛棚营地(海拔4240米)扎营,所以,大家强打精神,收拾整理,做早餐。我闲暇时出门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端详着周围群山上空的彩云,让人心旷神怡,拿出手机刚拍了一张照片,如风和小菌大声喊我吃早饭。回屋见玫瑰正带劲儿的吃着自己下的面条,心想泼辣的姐啊,难怪那么有耐力的。我们的早餐是阴米饭,牛肉炒莴苣。但不知咋地,如风吃了不到两口就吃不下,我也没胃口,用苏泊汤泡了两把爆米花,倒是小菌不忌口啊。8点多,我们迈着沉重的脚步出发了。

雨后的山间美丽无比

守在门前的牧犬


通往大山深处的路总是弯弯曲曲,雨后的小路被牦牛踏过合成了稀泥,偶尔也也见几个鞋印。我虽然走在最前面,但明显感觉到双腿无力,状态没前几天好。玫瑰步伐很慢,还不时停下来拍照。行走约半小时,如风从后面赶来并对我们说:“对不起,我可能不能继续走了,得下撤”,说完身子靠在一块长满青苔大石头上继续说道:“实在走不动了,也怕出危险,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一席话让我和小菌心里颤抖。我脑袋作响,眼前的他脸色煞白,额冒虚汗,心想,万一走下去真的出问题了可不好,看山看水的机会以后多的是。且回想起这一路如风一直一马当先,领着大家翻越垭口,照顾后面的队友,体能提前透支,心里很难受。感觉不好就撤,这也是我们当初一起承诺的,更何况今天的线路是一路爬升,还要翻垭口。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于是, 我们三人当即开始往回走。

入住的牛棚

自信的玫瑰

疲惫不堪的如风

下撤途中

这狗一直跟随我们五六公里

大约十几分钟就碰到玫瑰,告知她我们下撤的想法,并劝她一起下撤,她当时瞪大双眼,急切地说:“啊?那怎么搞,我不下撤,我得去赶他们三人(指大山他们),如果到垭口还没能赶上,我就返回”。如风见她说的如此坚定,只能再三叮嘱,我和小菌也只能送上平安祝福。
心情不同,下山的感觉自然轻松,三人行走速度半小时能走一公里。正当我们边走边商量今儿出不了山要扎营的档口,遇见牧民一家三口牵着马在林中歇息。如风上前交谈,得知他们正好回吞不绒村,也是我们出山目的地。太好了,立即与其商定好托包价格,便继续狂奔,轻装上阵,20几分钟就能走1km。下午五点半就到了牧民家所在的马棚房休息。心定了,看什么都是美好的。太阳高照,蓝天那个蓝啊,白云那个朵朵啊,形状看似什么就像什么,哈哈。牧民男主人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林芝,找了一豪华酒店,泡澡沐浴,回到人间的感觉舒服极了。
13号,早上睡到自然醒,酒店的早餐按平时肯定会嫌弃的,但在山里被虐了几天的胃顿时闹腾起来,见什么就吃什么,吃的饱饱的回房间又想睡。吃wan中饭,扎西师傅从拉萨赶来接我们回拉萨已是晚8点多,入住客栈上三楼仍然气喘吁吁,感觉只有几分钟就由兴奋到深度睡眠。
14号,一整天,参观感知了解大昭寺的文化底蕴,观“文成公主”大型演出,真的很值得推介。走大街串小巷,如风说:“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最美情郎”。说笑间感觉他精气神又回来了。
15号,飞到重庆机场转机已是晚上19点多,快21点,如风接到玫瑰电话,告知她刚出山,我们心里顿时为她松了一口气,也得知她第五天自己一个人翻垭口遇到杜鹃丛林,下到凌晨3点,喔,买嘎的,我们都服了,深深为她超强的毅力点赞,她成功了。
( 本文作者 : 丝语xg )

大长腿美女,速度就是快,感谢如风一路上辛勤付出,有机会继续同行!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6-25 09:55


佩服你超强的毅力与耐力,我的身体出状况不是来自于体能的消耗,只是胃口很差,很少出现这种状况,导致第三天晚上和第四天很少进食,饥饿的感觉太难受,加上后面还有几天的行程,我担心体力会无法应付,这才决定下撤

发表于:2019-6-21 09:11


丝语好文采,这么快就出来帖子了,赞一个!第一天让如风领队受累了,很过意不去,所以我一再向他保证我每天会平安到达营地,再也不用接我,我走路频率比你们慢,这个没办法改变,但体能及其他方面没问题的,事实也是如此。后边独行几天也没有觉得路难走,也没有觉得害怕,始终知道大山和双双他们就在前方几个小时的地方,就......
丝语好文采,这么快就出来帖子了,赞一个!第一天让如风领队受累了,很过意不去,所以我一再向他保证我每 ...

用人间的腿,走魔界的路,施神界的力,看仙界的景!无憾人生!——雪山飞狐成功不是走完全程,成功是量力而行,成功是按既定方案安全回来,成功属于有责任感的丈夫和爸爸,成功属于你们每位勇士!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6-20 20:05


丝语好文采,这么快就出来帖子了,赞一个!第一天让如风领队受累了,很过意不去,所以我一再向他保证我每天会平安到达营地,再也不用接我,我走路频率比你们慢,这个没办法改变,但体能及其他方面没问题的,事实也是如此。后边独行几天也没有觉得路难走,也没有觉得害怕,始终知道大山和双双他们就在前方几个小时的地方,就像每天跟在你们后边一样,不过是营地不在一起,也可能是一种宿命吧。相逢是缘,感谢之前几天的关心和帮助,感谢之后几天的牵挂!平安建立在多方面的综合因素之上,愿我们的户外之路平安健康快乐美好!

发表于:2019-6-20 16:13


[ 14号,一整天,参观感知了解大昭寺的文化底蕴,观“文成公主”大型演出,真的很值得推介。走大街串小巷,如风说:“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最美情郎”。说笑间感觉他精气神又回来了。 [color......

相关文章